Friday, November 16, 2007

不如大便后冲水,眼不见为净。

我真的很佩服大马政客的厚脸皮,不知羞耻心,勇於口歉心不歉,还是有一大堆为何他做错的歪理由。

我说的就是日莱区国会议员巴达鲁丁,此君(对不起,用错字眼,由现在起应用此禽),此禽终於为他的“隧道”论道歉

但是最令我受不了的是堂堂国会议员(不只他一人,另外的包括沙巴那名),臭咀一张,就侮辱女性,一面对压力,他们就公开道歉,而且特别喜欢拿自已的母亲、妻子和女儿等过桥,通常都是说自已的母亲、妻女都是女性,没有丝毫不尊重女性云云。

巴达鲁丁就因为觉得巫统大会太闷,有心开黄腔,娱乐大众。居然他这么有心娱乐大众,而又对女性这么有研究,不需思索就可脱口说出人体器官。为何他不以身坐则,自己亲身试范或....。

我不知道这些所谓的最尊贵的妈妈是怎样想,会不会悔不当初,拼死拼活的生下他,倒不如大便算了,冲一冲水就眼不见为净,免得他遗害人间。

1 comment:

亚庇凯咕里 said...

骂得好. 读了还真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