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17, 2014

虛榮心

小學六年級UPSR考試洩題,鬧得滿城風雨,除了全國小六考生必須重考科學,國小生還需重考英文。副首相兼教育部長慕尤丁很不滿,認為有人試圖破壞他的誠信。

 我一介草民,看政治就像霧裡看花,朦朧一片,不清楚他這番言論的真實重量有多少?是為了巫統大會先打預防針?還是骨子裡就流著政治血,凡事都需注入政治因素?

 教育部長寶座下面,還有教育部秘書長、考試局頭頭等, UPSR考試洩題,上斷頭台的官員,怎樣輪都輪不到部長的分兒,更何況以我國的問責制慣例,搞不好會成為懸案。

 小六考試成績還真不值錢,不論考生考獲多少個A或完全不及格,升上中學絕對沒有問題。拿了UPSR考試成績,也不能工作,當然也賺不到錢。

 雖然UPSR成績不值錢,但是,不論是UPSR、學校考試,或校外一些商業性質才藝考試及比賽,還是看到一些家長為孩子窮緊張,仿彿他們才是應考的一群。

 一些校外的才藝或學習課程,每次考試或比賽都設有很多獎項,幾乎所有參賽者,再差都有機會抱個獎回家,讓家長、長輩高興:直說好pandai;賓客來訪時,家長可以乘機炫耀一下。

 這種現象,說穿了,只不過是家長以孩子考出的“傑出成績”來滿足自己的虛榮心。

 每年考試均有洩題傳聞,也不知是真是假?例如這次UPSR考試,早在一兩天前,許多人都由手機程序獲得“洩題”,當中有真、有假。

 無論如何,許多得到所謂“洩題”的家長,忙著把問題交給孩子,就是要他們考好成績;這類家長要的是“孩子有好成績、高分數”的虛榮心,卻不過問自己的孩子到底會多少、懂什么?

 造成家長虛榮心是社會制度、教育制度出現偏差?

Wednesday, June 11, 2014

一丘之貉

   
  
    去年9月宣佈退出民主行動黨的沙巴州路陽區的州議員邱慶洲,在數天前宣佈加入素來被行動黨視為宿敵的馬華。

 他退黨時,說自己在黨內被邊緣化和不受尊重,所以選擇退黨;但是,這都是其個人政治利益理由,與選民毫無關係。

 他退黨后,敲了沙巴人民團結黨的門不果,最終被馬華接納。他揚言因為要提供更佳服務給路陽選民,因此選擇加入國陣。

 邱慶洲無論以什么理由退黨或加入國陣,都屬背叛選民,因為這些都不是選民的選擇。

 許多馬華上、中和下層領袖都沾沾自喜說,馬華不再是7-11(7國11州議員),而是7-12。

    這種以不道德手法得到議席的方式,就如同從後門進入州議會,馬華諸公還真把老祖宗的“道德”庭訓完全拋諸腦后;馬華諸公到底為何開心?有何值得驕傲?
 
    堂堂全國第二大黨接受政治道德不合格的人,是否應驗古人所說:一丘之貉、物以類聚?

Tuesday, May 13, 2014

法律VS道德

登嘉楼出现宪政危机,大家都抱着看热闹和报应心态看待此事。

国阵在1994年狂买沙巴团结党州议员,又影响当时的州元首已故敦赛德(现任州议长沙礼的父亲)拒绝解散州议会举行闪电大选。

3.08大选之后,国阵政府在霹雳州重施故技,一样是没有解散州议会,就这样夺过州政权。

如今,风水轮流转,国阵或是巫统更为妥当,撤换​​登州务大臣,后者恼羞成怒,带着另外2名州议员退出巫统,一夜之间,国阵控制的席位变少,政权岌岌可危。沙州和霹州人民都说:“报应。”

根据前例,回教党需要证明获得多数议员支持即有望取得政权;在法律上,这是无可厚非,但是,在道德上,民联或回教党执政登州却非登州选民意愿。

民联该仿效国阵的法律上没错但道德上成为垢柄做法?还是做个好榜样,支持解散州议会,还政予民?

另:纳吉难道沒有看到这个危机?还是另有目的?

Friday, November 29, 2013

老臉作祟

人有個壞習慣就是死要臉,很多事情不干脆,錯了不認,道歉也不干脆,就算是自己有錯在先,但是,非得把其他人拉下水。說句難聽點,就是那張老臉作祟。 

老臉就是整個問題的所在,最近建國中學的學生抗議要校方交待老師被無理開除,鬧得全國嘩嘫,董事部在開始沒聽取老師意見即指老師迟到早退兼職等;在輿論壓力之下,董事部無奈的應眾要求,成立9人調查小組舉行聽証會。 

聽証會除了要了解當天學生抗議的來龍去脈之外,也要了解老師被解雇問題、校方是否依據法律、這2年學校人事更動問題等。 調查委員會說會給社會交待,但另一邊卻要所有出席者簽保密協約,前後矛盾的說詞,其意思就是有些事務可以向外交待,一些就保留在內部知道就好,簡單的說,家醜不可外揚,也就是所謂的“老臉”作祟。 

看了建中的“九人調查委員會”的文告,似懂非懂,例如:“該委員會也對吳翠美老師當天於畢業典禮時,在投訴無門下藉著台上致謝時向全體出席者面前就校方對她及其他老師解雇的事,沒有自我克制的宣洩情緒行為,表示極不認同,因為此舉間接引發了學生在禮堂內舉紙牌的行動並留下一個不良之示範行為。 對於當天早上因涉及此事而造成令該校難堪的局面並損及校譽,該委員會認為所有在當天早上涉及之教師必須向大會及學校道歉,以樹立表率。” 

既然認同人家“投訴無門”,卻不認為“自己不設門”是不對,反而要人道歉?死都要尊嚴,這就是老臉作祟。 

調查委員會在老師被解雇是否合理、合情和合法方面,只字不提,但是,老師之前已表明,不曾接過任何警告信就被解雇,這筆賬該如何算?為何又沒公開道歉?這也是老臉作祟吧。 

看了整篇文告,沒有証據証明老師煽動學生示威之外,餘下就是要老師和涉及的學生道歉。 一些高層擔心建中學生人數銳跌,但又要保住老臉,決定只對學生抗議行動採取只眼閉,因此才說,道個歉算了。 

建中在這2年近32名老師因各種理由離職,以一間雇用六十餘名教職員的學校,這個數據不可輕視,但是,報告卻只字不提;教職員休息室有超過5支閉路電視鏡頭對著,老師陪感壓力,也沒有出現在報告中;因疏忽,入錯分導致明年新生人數大跌,也不見得校方向外交待。 

難道整個事情完全是老師的錯,學校沒錯?董事沒有監管不當? 

拜今天科技所賜,加上老師和學生勇敢站出來,才揭露建中這2年內許多弊端,說句不好聽,董事反而應該向老師和學生道歉,因為他們讓問題存在這麼久,勞動到老師和學生出此下策。 

奈何,我國大部份華團機構董事都是生意人,完全一幅生意人,對待老師也像老板對雇員,完全就是老板對完,伙計錯完的態度...也難怪到現在除了要道歉之外,還是要道歉,卻沒有想到誰才該道歉先?還是一句話,老臉作祟

Monday, February 18, 2013

比临演还不如


因为工作关係,常出席一些政党举办的节目和场合,特別是那些由全国级领导人担任主礼嘉宾,为了让领导人脸上有光,主办单位设法总动员之外,也会出钱出力“邀请”更多人到场,確保会场座无虚席,除显示领导人的號召力,也反映出主办单位能动员多人。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主办单位当然要付“临演费”予“临时演员”,这个情况被敌对阵营逮个正著,一般都予以否认,一旦辩无可辩,就以“车马费”或“工作人员津贴”了事,这种情况在党代表大会开幕、选举及补选时最常出现。

无论如何,这群临演也算称职,该给掌声和喝采时,绝不吝惜,让主礼嘉宾和主办单位脸上有光,当然临演们也获得该有的临演费、膳食和车马费等;不论是嘉宾、主办单位或临时演员,各取所需,皆大欢喜。

近期政府不断向老百姓派钱,除了500令吉一马援助金之外,也有100令吉一马学生缓助金。
100令吉被“骑劫”

校方的通告一般都说明在某一天的某一个时段派发,没有说明第二天或改天还可以领取,令到许多家长需要向公司请假前往领取100令吉。

一些学校不知基于什么原因,慎重其事举办派发仪式,校方发通告要家长在某月某日几点,前来学校礼堂出席“派发仪式”,然后再特別邀请当地达官主持仪式。

熟悉我国官方场合者,都知道这种场合仪式要让家长早来1至2小时,仪式开始后,还要听达官显要等人物的一轮言之无物,听了要睡的“政说演讲”。

家长苦著脸,几经辛苦花了近3至4小时,甚至半天,才领到原本就该派予家长的100令吉。

100令吉学生援助金本来就是该派给家长,经过一些校方、官员及政客安排下,100令吉被“变相骑劫”,政客要家长听了“训话”,才能拿到原本就该拿的钱。

家长需请假来领钱,还要担任免费观眾,听和看了一场“政说课”,还真的比临时演员还不如。

Thursday, February 07, 2013

更多阿纳雅


2012年12月2日,在西班牙的伯拉达,纳瓦拉区举办一场越野赛,西班牙一名跑者向全世界展现了“胜利不代表一切”,他虽然没在比赛中贏得金牌,但却贏得全世界。

现年24岁的艾温费南德斯阿纳雅(Ivan Fernandez Anaya)在比赛中,一直无法超越伦敦奥运会铜牌得主的肯雅籍阿贝尔穆戴(Abel Mutai),就在快抵达终点时,穆戴误以为主办当局竖立的一个拱门就是终点,他就此停下来,与周围观眾挥手致意,由于他不諳西班牙语,因此不知道观眾高喊:“还未到终点”的意思。

由后赶上的阿纳雅並没有趁这个机会越过穆戴,反而是由后以手指向终点,提醒穆戴终点还在前面,並跟著穆戴后面抵达终点。

媒体引述阿纳雅的谈话:“我没有资格贏得这场比赛,我只是做我应做的事,他(穆戴)才是应当的胜利者,如果他没有错误判断,我是无法超越他,当我看到他停下来,我知道我不可以超越他。”

阿纳雅提醒穆载终点在前的相片和短片在互联网上疯传,他在面子书上的粉丝剧增,整个人的形象大好。

看回我国朝野领袖,又有几人会像阿纳雅一样,具有“不是自己应得的就不要拿”的诚实精神?

在以自身利益掛帅的政坛上,老百姓看不到这种诚实精神,只看到:明知道自己道德无法过关,却还在一旁说教:明知道自己涉及舞弊,却还高喊打击贪污;明知道自己不论质或素都不如人,还是不择手段在一旁抹黑,或是设法让对手误判犯错。

我国政坛上充斥著客气些叫“从政者”,不客气就叫“政客”或“政棍”之辈,他们不择手段往上爬,才不理会所谓的诚实、应分。他们只知道过了海就是神仙,只知道要贏得支部、区部、党或州选仍至大选,不问资格本分,难怪今天可目睹选民搬家、幽灵选民、快速公民等。

在小学时,老师就教导我们路不拾遗;看来我们的许多领袖都需要再教育,希望能产產生更多阿纳雅。

Tuesday, January 29, 2013

猪八戒照镜子


记者被老百姓称为无冕皇帝,一些初出茅庐的新记者听了还沾沾自喜;听在老鸟耳里,就真的很无奈, 无冕最贴切,表面风光,內里心酸,顾名思义完全就如失势的皇帝。
 虽然记者能够与达官显要“擦肩膀”(rub shoulder),摄影记者还可以“左右”高官,他们出席一些场合时,受到慇勤招待,还能吃到招待与高官的同等级精致食品,但转个身,微薄薪金还是无法让个人享受上述待遇,更甭说带家人见识见识。
 当然也有因攀炎附势,富贵起来的记者,有者还成为人民代议士,但这类“醒目”型人数不多,造成许多记者到了退休年龄,不得不高喊:“我还行”继续工作。
 许多记者心知肚明,哪天不再担任这分工作,过去达官显要远远看到记者时高呼“borther(兄弟)前,borther后”的嘴脸,只怕会变成远远看到记者就如看到“瘟神”一样,一就是视而不见,再不然就由身边马仔挡驾。
 记者根本就不是皇帝,说粗俗一点,大部分都如“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今天撰写A党新闻,就被A党讚得天上有地下无,明天如实报导B党新闻,就被A党斥为“援交”。
 记者也常会被殴打,採访对象涉及黑道分子,非得隨时脚底抹油,情况一不对就开溜;但並不等于白道方面就通行无阻,有时候白道杀红了眼,更没有所谓的“one by one”(一对一),反而是群殴。这个现象参考早前大游行时,白道群殴“失势皇帝”就知道。
 最近檳州一名摄影记者被该州志愿巡逻队成员殴打,虽然打人者事后不知是在什么心情下道歉,但最经典的却是一句:“我不知他是记者”。
 我们的白道老大警察最近突发奇想,建议採访大游行的记者申请警方发出的记者証,以区別记者和游行者,明显与上面的“我不知他是记者”有异曲同工之妙。
 真不明白这些所谓受过严格训练者,就不能不动粗吗?更不明白政府新闻局发予记者的官方记者証,为何不受其他政府部门承认?这分工作还真的是猪八戒照镜子咧!

Wednesday, January 23, 2013

白貓只捉白鼠


來自沙巴州的上議員陳樹平于聖誕節之前,在上議院詢問衛生部,如何看待制定僅限女醫生及女護士為女病人進行醫療及檢查的建議,及能否落實。

 同樣是來自沙巴州的衛生部副部長羅斯娜的回答也妙,她說,由女醫生及女護士檢查及醫療孕婦的建議是好的;她還說,至于只限女醫生來檢查及醫療女病人,則尚未能落實,因為目前仍然未有足夠的女醫生來應付,尤其是產科及婦科。

 無論是提問或答案,反映出希望有朝一日,落實女醫生及女護士為女病人進行醫療及檢查措施;換言之,男醫生最多只能夠為同性治病。最可憐是男性婦科醫生,他們要失業了

 以滾雪球理論演變,不知道有朝一日,我國會不會出現只限男士行走的街道、女士行走的街道、男老師教男學生、女老師教女學生等……以此推類。

 提問者和回答人都不是醫生,陳樹平是一名商人,羅斯娜是一名律師,他們之間的“問與答”,已傷透許多抱著“醫者父母心”的醫生。

 對許多醫生而言,上門求醫的病人除非患的病與性別有關,否則,他或她就是一名病人。

 對許多病人來說,向醫生求助並不在乎他是男醫生或女醫生,病人在乎的是醫生的醫術和醫德,能否把他治好?是否能減輕他的痛苦?而非醫生是男或女。

 不容否認,確有醫療人員非禮女病患案件發生,但並非只是發生在醫療界,其他各行各業,包括司法界和政界都有害群之馬,甚至還有男侵男案件,因此豈能一竹竿打翻整艘船?

 我國有法律去對付這類案件,醫療界甚至有清晰指南闡明醫生如何治療女病人,除了避免“侵犯”女病人之外,也防範醫生被“砌生豬肉”。

 當我們在提倡兩性平等時,只有在性別不成為考慮因素時,才能說已達到目標;如果推翻“會捉老鼠就是好貓”論調,只規定白貓捉白鼠,黑貓捉黑鼠,那我國真的是開倒車。

無牙的人權委會


坐落在沙巴州首府蘇萊曼路的馬來西亞沙巴大學得天獨厚,一邊可遠眺雄偉的神山,另一邊即可欣賞如琉璃般清晰的南中國海,校園內有起伏的小山丘,也有平坦的土地,園藝和造景絕對可以媲美世界級度假村。

 不曉得沙大是否一直是世外桃源,令裡面工作的官員沉溺其中而與世脫節,忘了外面的現實世界,也鬧了一個堪稱年度的大笑話。該校在去年12月,就把由國會通過法律而成立的馬來西亞人權委員會(SUHAKAM),當成一般進行政治活動的組織。

 人權委員會原訂12月8日配合人權日,在沙大舉辦“人權日接力競跑”和人權展覽,參展單位都來自政府機構。

 不知道是官員不認識人權委員會,還是把馮京當成馬涼,把接力賽(Relay)當成是示威(Rally),在舉辦日的前夕,竟以人權委員會舉辦“政治活動”為理由,臨時取消租借大學體育館予人權委員會。

 大學官員還一度暗示,是州首長署的指示,稍后不再提州首長署,但還是以“政治活動”為由,取消租借體育館。更令人感到莫名其妙的,是官員越俎代庖,在大學入口處高掛佈告“人權日接力競跑”取消。

 當事情鬧大了,大學副校長才出面說體育館管理層沒通知他,為了學生的安全等,決定不出租。其說詞,令人越聽越感到校方在處理此事上欠缺專業化,也缺乏常識,更是學生踏出社會的反面教材,因為當中涉及了違諾、只活在自己的世界,及對外界的不瞭解。

 一直自嘲為無牙老虎的人權委員會,還真的是無牙,雖然它是在國會通過的法律上產生,代表我國對人權的重視,每年都向國會提呈人權報告,但報告歸報告,侵犯人權的事依舊層出不窮。

 人權委員會這次受到莫名其妙對待,是校方老是住在象牙塔的無知?教育的失敗?還是政府根本沒重視人權委員會的存在,和給予應有的尊重及地位,導致杏壇都可欺負它。

    今天到底誰該為此事負責?看來又是一起典型的不了了之。

Saturday, September 08, 2012

神明领袖

最近一些大专生因为对着“伟大”领袖的玉照作出最亲密接勾触,引起轩然大波,政府和马打在这事件是否持双重标准,请看“多名领袖肖像曾遭践踏羞辱,惟至今无涉及者受法律对付”,我不在此多说。

XXX

政府和马打的霹靂手段,捉贼都没这么勇,一下就把2名乳臭未干的小子和小姐吓出来,也顺便警告叛逆时期的大专生不要乱搞。道歉的道歉了,上手铐的也带上“rolex”见人。

许多人质疑要不要搞到戴手铐醤严重,吉隆坡马打头赶快跳出来说,已经很溫柔了。

我不明白马打的很温柔的意思。戴手铐的目的是嫌犯有暴力倾向、可能会逃走、伤及路人或押解他的马打,或是涉及案件具暴力等等。

以前捉沒还交通传票,开始有上手铐,后来给人骂了,就没了。没还交通传票罪名不更严重吗?触犯法令有了、不还传票即有逃跑的意图,这些都不需要戴手铐,为何小姐要?

小姐是自行向马打自首(沒有逃跑意图),小姐没杀鸡之力(想不通如何会危及押解的马打);小姐犯什么法?至今没有人交待清楚,马打说以煽动角度查案。OMG!煽动?别笑死人好不好?

我到现在都还记得bersih 2.0时,我们的伟大政府和马打,警告刁民不可穿黃衣服,穿黃衣者捉!这么久了都沒有辦法证明,哪条法律说不可穿黃衣服,哪个法庭判 穿黃衣要坐牢?

XXX

民主国家的领袖肖像都是人民发泄的对象,共产国家除外;因为民主国家领袖是部份选民选出来,他们不属国家或团结象征。肖像被践踏、被小解、被烧是小事,一些国家领袖还要担心被丟鸡蛋,当然丟蛋涉及人身安全,我个人是反对。

我不知道对肖象不敬是会被捉,还好我才想到找卫生纸生产商合作,推出印有肖像“大便纸”计划没付诸于行,不然,很多人的屁股要捉去检验。

我们要对领袖的肖像尊敬,我建议政府严禁報章刊印领袖相片,因为刁民有习惯拿報纸给猫狗大便...;对了,共产国家的愚民有把领袖神明化和供奉的习惯。

Friday, July 06, 2012

斗烂

CD蔡最近很神勇,因為光碟事件一度把他烧到焦头烂额,他老人家英勇的表演了这么久,每个男人看到他的表现,心理都冒出个“赞”字,但是,铁打都会累,难得传出阿英哥事件,他也不管真伪,死都咬著阿英不放。

老实说,大家也需要体谅下CD蔡,他的光碟就如“教父”(God Father)电影,事隔多年,还有人赞颂,其实他老人家是想息影,偏偏网民和政敌不识相,时不时都拿来谈,包括我自己在内,常常会突然忘了他老人家的尊姓大名,反而“CD蔡”深深烙印在心里,脱口而出就是CD蔡。

我只希望那天他来到沙巴,我不會一時如粉丝看到偶像那样的失去理智,脱口而出的高喊:“CD蔡,你是偶的偶像,我喜欢你,可否帮我签名?”

Oh,讲太远了,CD蔡和阿英哥的斗嘴还未完结,马华上上下下为CD蔡的英勇骁战表现,令自己汗颜,搞到快要抬不起头,如今,难得有流言(也不知是否是自编自导自演),乘势咬著不放,就要人家承认。

我也不知马华上上下下是抱著什么心態?是斗烂吗?是因為的我的英勇骁战的总会长婚姻出轨,敌对阵营的阿头也需要出轨,大家一样烂才甘愿?向人民展示我们烂,他们也一样烂。这样能為自己加分吗?

阿英哥叫马华上下在外面讲多一次,叫马华拿出证据来,至今马华都没有拿出证据,这样只会为自己丟分的。马华,展示点class好吗?

CD蔡的骁战光碟出街之後,他虽然可以如知名律师和他的名言:it looks like me, sound like me, but is not me;当然,任谁都知道is you!但是,他选择承认;这点不论是证据在前而不得不承认,还是他就是硬汉一条,就是认了。承认,令他加分不少。

但是,CD蔡总不能因为自己敢承认,就老是把“我敢认”挂在嘴上,因為你是不对在先,承认是应该,不值得拿来光宗耀祖,难到要劳烦祖先要从坟里爬出来才甘心。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要知错,也要能改才是,更甚的是,错是羞于启齿的事,要勇于面对和改进,而不是高喊“知错”,以为自己曾“知错”,就能当成是武器、当成是面子,屁股皮植上脸,还是屁股皮。

Friday, March 30, 2012

哭包祥的西洋镜

马华的小总会长哭包祥,aka伪家祥,最近可火红,知道不会死,厚着脸皮参加3.25大会,果然什么彩都被他抢完。

最经典莫过于他高喊被打的事,第2天还在部落格说:“这拳虽叫我心痛,但不叫我放弃”,写得这么大义凛然,差点害到诸多安娣和姨妈姑姐的爱心泛滥,争着抱这个肥仔“惜惜”。

哭包更历害一点是,他说被打,但他不追究,也不报警,还选择原谅...这可是高招,但是,就害出席抗议大会的一众反对党员、主办当局和一班热爱华教人士含冤,因为你们当中有人有份打他,但他不追究...变成你们吃定死猫,有冤无处伸。

果然,哭包祥在高喊被挥拳,让人以为他吃尽委屈之际,他万料不到,网民贴上他没有被挥拳相片,再加上黄衣阿伯敢敢站出来,邀他斩鸡头。

哭包祥不愧是吃政治饭,体内流着强辞夺理的政治血,神情淡定的说: 他没说被打,也没说是黄衣阿伯攻击他。他这种顾左右而言,玩弄字眼和顾左右而言的态度,当然让人越看越肚烂,现在只好再强作清和自圆其说:挥拳风波已过。

哭包祥的西洋镜被拆穿了,但是,还是有班马华友选择盲从的相信他...继续为他的西洋镜背书...唉!

Monday, March 26, 2012

哭包祥稳赚不赔

从政者最怕什么?其中一个答案是:没有人气;也就是说没有人记得他是谁。

要如何保持高人气,有者努力工作、有者制造话题、有者不顾后果的发表令人肚烂的言论,总而言之,政客就像一些不入流的艺人一样,不论好坏,不论正负面,只要有话题就行。

聪明的政客,往往知道如何在不利的局面中制造对己有利的因素,甚至懂得利用政敌来抬高身份。

就如被称为“小总会长”的哭包祥,出席了3.25救华小抗议活动,抗议活动的光芒就此被他抢去。

哭包祥知道,出席这项活动是不会死的,相反,主办当局还要保他大,万一有什么三长两短,反而麻烦...只要看今天的报导,大家都知道哭包祥是在多名马打、志愿警卫团、主办单位人员的层层保护之下,步入会堂。

哭包祥宣称被打,但是,一些出席者的相片却出现没被打,是耶非耶,他赚足了宣传。

哭包祥知道出席这种场面,肯定被嘘、被喊、被语言上羞辱...但是,不会死,相反,他还稳赚不赔。君不见许多马华人在赞他"勇敢"吗?尽管我不知道他们口中的"勇敢"是指什么?

民联3党如哑子吃黄莲,有苦自己知,虽一再说不是其党员,相片也看不到哭包祥被打,但是,马华和哭包祥岂会轻易放过这个绝佳宣传话题?

整个抗议活动的焦点,已成了哭包祥的“勇敢”戏码,老实说,又有多少人记得哪些民联领袖出席集会?

Monday, March 12, 2012

合约期满

因把牛训练成懂得住豪华公寓而闻名国际的大马之光“养牛姐”决定“俯顺民意”,宣布“辞”去官职。养牛姐宣布辞官职于4月8日生效,她还一幅大义凛然的模样宣称与养牛弊案无关。

任谁都知道,养牛姐的老公养牛,养到牛只IQ大增,从原本只会吃草和住草舍,进化到懂得住豪华公寓,会在海外置产,令到善妒的大马刁民“眼红”,担心有一天,乳牛或黄牛可能会成为大马首相,所以向养牛姐施压,要她不再做官,不要再加强牛只进化。

养牛姐饱受辞职压力,但是,她不向压力低头,这么多天,她就是不辞职,刁民也奈她不何。

养牛姐终於宣布辞职,凭她牛一般脾气,怎么会辞职?更何况根据她所说,有千千万万的妇女组成员在后面支持她,这些娘子军包括来自污桶、马华、民政、团结党等等等。

养牛姐真的辞职吗?我国宪法说明,部长、副部长必须是国会下议员或上议员;4月8日养牛姐的上议员期满,当然她就无法再继续做部长,就是这么简单。所谓的辞职,只不过是讲给各位刁民和愚民听,让你们精神上爽一下罢了。

那些眼红和庆祝养牛姐辞职的刁民不要太高兴,养牛姐根本没辞职,也不需辞职,期满了走人,就这么简单。

说到底,养牛姐是死要面子,宣布辞职是为了说,她不是被迫退,只她老姐心里不爽,不想捞!

养牛姐的功夫太低招了,说句不好听,巫统许多头头都害怕她成为票房毒药,巴不得她快点辞职。如果她真的是那么行,阿Jib哥老早就推荐她再担任多一届上议员啦,何必来个合约期满不续约

Friday, March 02, 2012

挑衅在先,闹事无罪?

槟州绿色盛会出现疑是土权和巫统党员闹场,图攻击首长,复殴打记者。这事件令许多新闻工作者肚烂,纷纷指责闹事者。


槟州国阵2青年团突然正义凛然的要警察彻查,把闹事者绳之于法之外,也加了一句“一只手是打不响”,槟马青团长陈贤德说:“槟州马青希望警方仔细调查,是否当天某某有心人故意挑起他人情绪或激怒煽动性言论,而引起了这一场不愉快的事件发生,而不是全面一边倒的指责某一方人。”


我不明白这个槟州马青仔欲传达什么讯息?不知他言下之意是否是闹事者是因为有人挑衅,或所以才一时火遮眼,见了就打?也不知这条马青仔的意思是因被挑衅而闹事无罪?


我不知道这几名青年是否有孩子?孩子是否足龄上学?如有,可以回家问问他们的孩子:“如果在学校有人打你,应该怎样处理?”


如果他们还未有孩子上学,或许他们还记得小时候上学时,老师的教导:“如果同学欺负你、或打你,你不应该还手,你应该跑开,然后向老师报告。”


看来,这些年青人忘了这些教导,言下之意是挑衅在先,被打活该。他们岂能把挑衅和动手打人混在一齐讲。


他们大概忘了,当天是绿色盛会,既然不支持,还准备去踩场,到底是谁挑衅在先?


除此之外,那2名在现场执行任务的记者又有何罪?

Thursday, January 12, 2012

神通广大

1.09当天,一群被国阵视为刁民的民众齐集在吉隆坡大使路声援他们的偶像安华,虽然国阵和马打百般不同意,但为了彰显伟大的国阵尊重宪赋予人民的集会权力,死死都让他们在停车场集会。

马打不太鼓励民众参与,发出十诫,也强调停车场只能容纳5000人,集会者如超出此数,自行回家。我不知道怎样才能确定超过此数?我也不知道万一是第5001人前往集会,当局是否能抹杀宪法赋予他的集会权?

当天集会整体而言算是完美,集会群众都很HIGH,因为他们的偶像安华从后面来的证据不足,获得释放,这可说是皆大欢喜的局面,岂知,在法庭附近却被天杀的王八置放定时炸弹,虽然威力不大,但也震撼全国。

污桶喉舌“五毒散”即脱褲子放屁,指炸弹是参与集会者置放。任谁都知道,当天集会的群众除了上述刁民之外,也包括便衣警探、政治部、军方的情报局成员、污桶的间谍、国阵的间谍等等,这些人在一般民众眼中,都是参与集会者。

全能国土的刁民和顺民都知道,马打最厉害就是封锁现场,这些年来的集会、游行,咱们的马打早在少即6小时,甚至24小时之前,就封锁现场或是派驻政治部的干探在现场和附近一带踩场,监视。

这种情况,我那些西马朋友就很清楚,沙巴同乡可能不知道,我就举个例子,去年还是前年,阿鸡哥的所谓行入民间到丽都巴刹探访人民,其实早在2周前,马打就已巡视和评估,在他到访的2天前,市政厅很勤力的派员以強力水洗巴刹,这几天四周都有管刑事的暗探、防范罪案的巡警和政治部干探在打探消息;到访前夕,更是漏夜驻守...所谓亲民和了解民困当然是做戏。

大使路法庭前集会,关系到这么多法官的安全,再加上全球媒体关注,马打岂能掉以轻心?老早就派了很多人驻守,还不断通知民众说派了多少百又多少百名镇暴队,政治部的、防范罪案的各单位把守法庭内外。

但是,炸弹佬还有本事把炸弹带到那里,更历害是置在马打用的锥型塔。 谁这么神通广大,在佈满马打的地区,还能置放炸弹?刁民有这能耐吗?有伤害自己人的必要吗?还是别有居心者想嫁祸?

Friday, December 09, 2011

搞不清楚

风下之乡,在一周内发生2项互相矛盾的事:

 1.大马自由公民运动组织(MCLM)主席哈里士依布拉欣于周三被禁止进入沙巴。 

翌日,沙州首长慕沙阿曼说,当局有合理的理由这么做。“包括移民局在内的有关当局必定拥有令人信服的理由禁止止他进入沙巴。”

 慕沙到底在讲什么?到底禁止哈里士入境的理由是什么? 

移民局是根据州政府的指示,禁止哈里士入境;那么谁该解释?当然是慕沙本身。

慕沙岂能摆脱责任以一句当有有合理的理由这么做,就想把责任推给“当局”? 

政客最喜爱的言论是法庭没定罪都属无辜,如今,摆在我们眼前的是“连给予辩护的机会都没有”,这根本是违反法治精神...OMG,慕沙,你到底想要隐瞒什么?




2.让人摸不着头脑的的事就是州副首长于墨斋做官这么久,终於发威,发动签名运动,要联邦政府准许人民安装碟型卫星天线。

乍看之下,于大人是为民请命,值得给予掌声;但是,国阵不是一直在强调,联邦与州政府关系良好,万事有商量吗?

如今,联邦是国阵,州是国阵,所谓的内部管道?国阵会议?内阁会议?怎么全都用不上?

根据报导,于大人的意思是收集多多签名,然后向联邦政府反映,接下去就交予后者决定。换句话说,他就是借着签名告诉吉隆坡的阿头:“nah,有很多人要装大耳朵,你们去决定吧!”

言下之意,比反对党还没手尾,人家反对党没权没势,但是,还会在精神上喊话,精神上支持,久不久,像枉死鬼那样阴魂不散的突然出现在身后的说:“还我命(大耳朵)来...”

当大家同在国阵的大雨伞之下,无法直接谈、无法直接沟通、无法为民请命...,我不禁在想,是不曾沟通,没有沟通,不曾商谈?还是无法沟通?

国阵成员还需要搞到像反对党那样进行签名运动,过去的"朝里有人好办事"、“州与联邦政府良好关系”原来都是在愚弄老百姓。

签名运动?我看是政治把戏多过请命吧,让老百姓相信他还是与民一齐...别忘了,一般老百姓在家是没装大耳朵。不过,据我所知,他的党老大家里有大耳朵



Friday, November 18, 2011

不怕披毛戴角还吗?

片中有一句,怕生仔没屁股,为何全能国土的阿头们不怕呢?他们真的想“披毛戴角还”吗?

Saturday, November 05, 2011

沙巴客家叶问之老杨2 (part A)

此短片虽属政治宣传,但内容却是全能政府这么多年的无能所致:


Thursday, October 20, 2011

补选过后忘了人民

二五仔报料,巴都沙比区国会议员曾道玲于星期天(16日) 拜访选区的甘榜卡士(Kg Gas)时,行经一座木桥时,木桥突然坍塌,一行8人(左右)坠海,所幸没有大碍。

去年11月巴都沙比区国席补选,人民公正党候选人安沙里在选区内2度因桥坍塌坠海,结果还被国阵宣传人员大作文章,指他做戏博同情。

当然曾道玲坠海也不可能如国阵宣传人员所说的做戏博同情。

我知道去年木桥坍塌,政府口口声声说要拨款、要建设,1年了,木桥照样破烂、走在桥上照样不安心,分分钟钟坠海。

如果坠海是孕妇、小孩、老人,谁该负责?

国阵,难道补选过后就忘了人民?

Thursday, October 06, 2011

不关我事

终於马打承认“亏待”同善医院,卫长也作出公开道歉(足够或适当与否,那是另一回事),这足以证明,这些人过去的声大夹恶,是一味靠吓。

只要稍微留意,涉及此事的部长们都会有另一套说词,反正就是一句话“不关我事”,不须负责;如果全能国土的全能国民期待部长或相关领导人会因为“领导无方”,引咎辞职,那你就太天真了。

廖中莱讲了又讲,还是坚持他当天是引述他人的言论,就不需对自己查察不力负责?可悲的是他说射入同善医院范围是烟雾弹和水炮,烟雾弹和催泪弹有分别...阿尿哥,当你生病时,就在你房间放一粒烟雾弹如何?

那些烂马打放了烟雾弹之后,难道卫生部没有法律对付他们?只是把他们交回马打寮处理?

另一名更令人肚烂就是内长,这名首相表弟现出现靠拢老二的大口青的言论更不要得。他一再要人们莫放大同善事件,还说只是个别警员的操守

大口青,别忘了马打是纪律部队,法律赋予一定权力,他们必须要完全遵守法律,害群之马不应出现,因为这关系到手无寸铁老百姓...马打自以为是的例子多了,白白给害群之马欺凌...出现这种情况,很大原因就是你们这些当官的护短、担心影响自己选票,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在制造逐渐失去控制的恐龙。

大口青,别忘了医院不是一般公共场所,那些马打有恃无恐,还不都是709之前,你们的纵容,身为众马打的上司,你及马打头都应引咎辞职以示负责,而不是在那里说风凉话...到最后没人负责。

Tuesday, October 04, 2011

谁该负责?

处处陷阱的全能国土于上星期天发生不必要的命案,1名贫困妈妈带着8岁儿子捡拾废铁,走在行人道时,孩子跌入深约5米的暗沟里溺毙。

一般行人道的暗沟洞都有铁盖,但是,就不知道该暗沟是没有铁盖?铁盖被偷走?还是其他?

最令人悲哀的是政府不知道谁该负责?亚庇市长阿比丁于周一上午说:“要调查哪个部门该负责。” 原来这么久了,我们的“父母官”不知道自己的工作范围?闹出了人命才要找谁负责?

找到那个部门负责之后,又怎样?最后恐怖怕又不了了之。

全能国土有太多案件和事情不了了之,例如赵明福命案,谁该负责? PKFZ,谁才是得益者?穿黄衣不犯法,但因穿黄衣被当局逮捕,谁该负责?

我们有太多太多令人感到遗憾、悲伤、无奈的事,到底谁该负责?

Friday, September 30, 2011

傻笃

日前,我与一名友族朋友在一间华小相遇,他指华校为了捧董事大脚,以董事名字命名课室。

为了纠正他的错误思想,我不得不向他解释,长话短说就是:政府没有适当的照顾,为了教育,学校董事部邀请华社和善长仁翁慷慨解囊,捐献若干即以其名命名课室,希望能够吸引更多人捐钱。

没获得公平待遇一直是大马华小心中的痛,华小不像国小,学校基本上是爆满,大部份建筑物是靠社会人士一分一毛的塔起来,国小往往是地广人稀,政府常以为未来作准备,一建就建得富丽堂皇,也不管有没有学生就读。

我国华社为教育筹款已是司空见惯的事,例如槟州最近有骑脚车筹款,听说(只是hearsay没有证实)这原本只是州进行,最后遭“骑劫”变成阿吉仔带着大家骑单车。虽然这筹款活动顺利进行,但最后也闹出“我要’根”随你”的笑话(请参阅博友波波的部落格包你笑到流泪)。

阿吉仔最近为由14华商及财团收购大马彩及设立公益金资助国内华、淡小的推介礼。尽管各方都否认以赌养校,但没有人能否认这些公益金都是由赌博盁利来。

为何鲜少看到国小筹款?道理很简单,因为他们没有发展的财困。

就不明白阿吉仔怎么好意思出席和主持公益金推动仪式?政府没有公平对待各源流学校,身为政府领导人本就应该引咎辞职,阿吉仔没这么做还不打紧(反正全能国土的阿头头都不曾辞职以示负责),还大言不惭的说教育不能全靠政府

我不反对教育不能全靠政府这句话,但这句话应只适用在高等学府甚至是研究所。政府在基础教育,不应该一面倒、国阵的天秤歪一边。

阿吉仔应该为国内部份基础教育需沦到依靠博彩(不是赌博)业盈利来发展感到汗颜、羞耻,而不是整天竖起一指手指,大言不惭的高喊“傻笃马来西亚”,什么都是“傻笃”,难怪没人包括公务员在内认真看待“傻笃”。

Sunday, September 25, 2011

undurlah

闹了这么久,Undilah短片是因为电检处没批准,所以不得在电视台播映。但是,民众却在youtube看到了。

真不懂全能国土的大官小官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 别的不说,单单是解释都慢半拍 (合不合理又是另一回事),更何况是处理事情...Undurlah!

Wednesday, July 27, 2011

反贪会,别掩耳盗铃吧

随着赵明福命案皇家调查委员会报告书出炉,点名反贪委会官员滥权、恶毒等,反贪委会采取一些回应措措,包括设立录音及摄录设备先进的地下层录口供室、成立由选委会主席为首的转型委员会等。

乍看之下,反贪委会好像痛改前非,其实是做做表面功夫,花花纳税人的钱。

反贪会强调先进设备录供室,但是,连街边的小童都知道很多事不需要在设备先进的录供室做。

反贪委会和伟大的全能国土政府一直漠视人权,而漠视人权即是酿成悲剧的主因。

反贪会在一开始调查殴阳捍华等,根本都没有做功课,连旗子的市场价钱是多少都不知道?根本就是捉了人,才来找漏洞。

反贪委会官员办案手法,丝毫都不尊重人权,不论是嫌犯或证人,一律把人当成犯人来办?

谁指示反贪会展开调查?为何不尊重人民选择?公器私用对付政敌。

反贪会和全能政府需要是提升对人权的认知和尊重,别忘记,所有法律都是以保护人权为出发点,如果不尊重人权,再怎样的先进设备,还是浪费人民的钱?反贪会,别掩耳盗铃!

Sunday, July 10, 2011

我信任她多过首相

她不是什么人,她离开律师公会时,媒体为了方便,都冠她为“前律师公会主席”,但她却不爱用这衔头。她不似一些人,发了财就非得立品那样,在自己的名片上印的头銜有夠长,包括以前担任过 的社团和职位都印上。

她非政治人物,她没基层,她没政党背景,她可以说是“NO BODY”。照着全能国土过去的惯例,她根本不入流,但是,全能国土的那班所谓精英头头,视她如蛇蝎,在过去1个月,不论是首相拿鸡、副首相木油丁、内长大口青等等等,老爱提起她,总是抨击她,令她由No body变成some body。

她在带领净选盟大集会,进退有序,不亢不卑,明知会被政府出卖,明知会被捕,但依然勇往向前,相信是信念使然。如今,她已是家喻户晓的人物,提起Ambiga Sreenevasan或安美嘉,大家会打从心里喊“赞”!


安美嘉是名手无寸鉄却令拿鸡等人丧胆的英雄;有人说时势造英雄,也有人说英雄造时势,安美嘉是造势英雄或英雄造势,有待商榷。



不论如何,拿鸡、木油丁等人,做梦也想不到,他们才是促成安美嘉成名、具号召力。难怪这2天,总是听到人说:“我不认识Ambiga,但是,我信任她多过首相。”

谢谢政府助我宣传

净选盟大集会终於完成,我衷心诚意的向安美嘉致敬,向那些一心要干净和公平选举前去参加和平选举集会和游行者致敬。

我知道昨天是和平游行集会,出席者大多数是有家庭、有事业,大家都无意去扰乱社会安宁,大家只是要行使宪赋权利,和平的表达意见,但是,却被当权者“妖魔化”。

就说亚庇,即沒示威,也无集会,但是,警察在各道路设路障、猪笼车、警犬等,令民众害怕、不安、担忧...,这完全是警察吓民。由周四演习,制造混乱,妖魔化净选盟大集会,原来神也是他们,鬼也是他们。事实却与警方所述完全不一。

我国自2007年走上街头示威,有多少是刻意制造混乱?答案是没有。所有示威、集会、游行会出现混乱,参与者狼狈窜逃,催泪彈横飞...都是当局强力压迫和驱赶造成。

拿鸡和他的马仔们到底明不明白“压力越大,反弹力越强”道理?

政府打压,反而令民众更注意,唤醒埋藏在一般心里深处的良知...净选盟应感谢政府的禁令引起的反效果,把净选盟的讯息传递至民间。以前的兴权,也是在政府的打压下,让它们更红。

如果当初净选盟说要办大集会,政府二话不说就批准,会否引起这么多人的注意?民众会这么踊跃?场面会这么浩大?我敢说不会,搞不好,一周后就有近半的人忘了有这场集会。

政府为打压净选盟,禁黄、干净成为忌禁(原来国阵喜欢肮脏)、封城、玩臭、出卖,出尔反尔..人民看到拿鸡的不择手段、出尔反尔...,纳吉上台以来所说好话,你还会相信吗?你还会认为他是真心诚意的吗?我呸!

不论如何,净选盟还得“感谢”政府,为它宣传、宣扬,把它的讯息传递至民间各个角落。谢谢政府,你让我黄(红)。(图片取自当今大马)

另:我对沙巴民联成员党失望透了,你们在这天做了什么?行动党来来去去就那几人,穿着黄衣在茶店吃早餐,公正党看不到,回教党也没有,就会发文告说支持,但有会没有把讯息传递下去?还是自己讲自己爽?结果709整套戏留给沙巴进步党去做

Friday, July 01, 2011

万人空“象”的1大马晚宴

政治人物最喜爱的事就是展现出他是大受欢迎,他每当一处,最好是万人空巷,再加上老百姓夹道欢迎,那就光采了。上头出来巡视,马仔能够为他安排一场万人空巷,再加上夹道欢欢迎,那马屁绝对是拍得正,阿头肯定是爽入心。

阿吉仔最近旋风式在风下之乡走了一趟,他于星期三晚上,在亚庇市区独立操场出席“1个大马晚宴”,主办当局早在2周前就费尽心思,通过所谓的中华大会堂广邀各社团派员,越ramai越好,出席晚宴。

阿吉仔当晚就说:“州首长慕沙和筹委主席副首长于墨斋告诉他,共准备3500个座位和另外6500包饭,因此当晚估计有1万人。”

但是,只要有出席晚宴者都知道,只有前面围绕着阿吉仔那几桌是坐满了人,后面最少上百桌是空的,不是没人到就是早走了。在外面围观者也不多,全部加起来有4000人(包括外来移民)就万幸了。

阿吉仔的工作人员应该知道这个现象,但是,阿吉仔第二天在金马旺的集会上,直接了当的说:“昨晚1万人出席。”可见得,政客车起大炮是不用本钱。

另:虽然美其名“1个大马晚宴”,但是千万不要以为当晚大家都一样,都是一个。因为贵宾和一般人的食物就大大不同了。所谓的1个,还是有分你的1个和我的1个。

Wednesday, June 29, 2011

我承认我是熊

这是一个老掉牙的笑话,笑话罢了,切莫当真:

世界顶尖秘密警察运动会在美国一座森林里举行,只有3个国家的警队进入决赛圈,分别是:CIA,KGB和邵氏兄弟(Shaw Brothers)。比赛最后一个项目是找出森林的熊。

CIA先进入森林,出来时手上只有一只兔子,他说:熊一定躲在森林里,但我没看到,会调动追查奥萨玛的部队,花上10年时间都要找熊出来。

KGB进入森林,不久满身伤痕的走出来,手上还拿著兔子说,我与狼为了抢兔子打了一场架,但是没看到熊。

这时轮到邵氏兄弟进入森林,不一会儿,不发一言的拖了一只兔子出来,兔子高喊:好了,好了,我承认我是熊,我就是熊。

全能国土的警察好威风,逮捕30名社会主义党党员,并指控他们企图复辟共产主义及向国家元首宣战。



全能国土警方在社会主义党的巴士起获28件印有切格瓦拉、马共总书记陈平、阿都拉西迪(Abdullah CD)、拉昔迈丁(Rashid Maidin)及应敏钦(Suriani Abdullah)肖像的红色及黑色T恤、逾7000张“够了,国阵退休吧”及含有净选盟集会资讯的多语文宣等物品。不过,警方未在巴士上发现任何危险武器。


我不知道上述物品是否足以构成他们就是共产党和向元首宣战?特别是印有切格瓦拉肖像的T-shirt,它都已成为潮流,如今人们谈的他的精神还是共产党?我也不知道衣服和CD及一些文宣物品是否能当成武器使用?


这个年代还有人推崇共产主义吗?共产主义还有市场吗?


警方做事常常雷声大,结果没下雨。警方应该解释清楚和出示更多证据来证明他们的指责是对...不要出现“好了,我承认我是熊”。

Thursday, June 16, 2011

先斩后奏=全民买单

在人民强大压力下,政府于今年2月宣布,取消在沙巴州拿笃兴建州首座燃煤发电厂。但是,本周三被却揭露,需赔偿中国承包商2250万美元

兴建燃煤发电厂并没有到final approval的阶段,因为环境冲击评估报告等都是去年发生的事,这些手续未完成,怎能取得批准兴建?

能源、绿色工艺与水务部长陈华贵在国会回答说需要赔偿,换言之,电力公司在还没有获得最终批准,就先斩后奏,已经与承包商签约。

到底这种做法是否违反规则? 谁又该为违约负担? 里头是否有违法行为? 警察和反贪委该不该调查? 总不能每次都要全民买单。

这让我想到,国能的高官们当初一再强调和坚持燃煤发电厂是唯一的选择,不知是否与“先斩后奏”有关?

Wednesday, May 18, 2011

迷幻药

故事一:曹操带兵讨伐张绣,天气很热,士兵都高喊口渴,曹操这名枭雄向士兵玩起心理战,声称前面有片大梅林,吃了可解渴。士兵想到梅子口里就自然流涎,因而不再口渴。

故事二:一人家里贫穷,常常只能煮白饭而已,一天他把一只咸鱼吊在饭桌上空,要孩子吃饭时,看一看咸鱼,以增食欲。他的一名孩子因为对咸鱼看多两眼,结果还被他敲头骂道:你不怕咸死。

故事三:纳吉在牛津形容补贴如鸦片,必须逐步削减。终於,终於执掌全能国土半个世纪的老店-国阵肯承认在过去半个世纪,它是喂养人民“鸦片”(补贴),让人民染上“毒瘾”。

全能国土的领袖一直都爱向人民宣传,领袖们是多么的爱国爱民,我国的必须品比邻国是多么的便宜,但是却从没有讲解我国的人民的薪酬和收入比起邻国是多么微不足道。

如今全能国土开始自食其果,人民的毒瘾越来越大,令国库难以负担,不得不削减补贴,要人民捱义气,共赴时艰。

老百姓每天通过报章看到的是政府联合私人界将推行若干大型发展计划,若干启动计划等,可制造若干工作岗位,可为人民增加若干收入,可达先进国等...。

国阵的所谓大型计划等,就如吊在饭桌上的咸鱼,大家都尝不到,只能看看,是否会咸死,那只能凭想像。

油价起、必须品起价,都会令其他物品价格跟着起,我只想要问,全能国土政府,除了甜言蜜语之外,你为我们做了什么? 我们如何在有限的薪水中提高购买力?

以前政府给予人民“实际鸦片”(补贴) ,如今政府为了省钱,选择在半空中吊了一包“迷幻药”(各项口说的大型计划),让人民凭空幻想。

Monday, May 02, 2011

群狐乱舞

相传狐狸的悟性很高,修练一段时日之后,即修成人形,借着人形混到人间,先以色诱进行采阴补阳,祸害人类,但是,这类已修成人形的妖狐并非毫无破锭,它们藏不了尾巴,在得益忘形或是醉酒时,狐狸尾巴就会翘起来,一旦被人识破,妖狐就会恼羞成怒,一不做,二不休的现出原形把人吃掉。

最近全能国土也出现群狐乱舞现况:

1.陈莲花的“傻瓜论”,她声称民政不要再当傻瓜,指人们有事就找民政,事后却投票予反对党。阿莲的这番话说得满腹心酸,大叹人民忘恩负义。阿莲忘了先辈当初成立民政的使命,忘了政客最爱挂在口边的"服务“民众的口号。

原来民政这些年来,都是以交易挂帅,服务人民就是要人民的票,但是却忘了人民投选他们,让他们当官,让他们每个月有数万令吉收入、让他们吃长粮、出入有官车、有人服待、可带家人出国旅行等等等。

人民并没有要他们白白服务,人民甚至是预支让他们服务,如今,被人民发现狐尾翘了出来,竟怨起民众把民政当成是傻瓜,却忘了他们把民众当成傻瓜更久。

2.拥有半世纪号称全世界第三大华人党的马华最近也是因为狐狸尾巴露出来,恼羞成怒的高喊人民再不选马华,下届就不入阁。

马华总会长CD蔡劝告遭华人遗弃的人联党不要入阁,却忘了马华在上届大选也是遭华裔选民摒弃,说句不好听,行动党的华裔议员比马华还多,是马华还是行动党较受华裔支持?

马华虽在上届大选被大部份华裔选民唾弃,除了黄家定不接受入阁之外,其馀的领袖却是抢着做官,连CD蔡后有了权力之后,还推荐儿子当官。

马华就像小孩玩泥沙被小朋友欺负,恼羞成怒,竟叫家里的大人纳吉和木油丁出面,省了利诱直接威逼民众,如不支持马华,下次没有马华部长。

国阵如真的以民为本,那华社肯本都不需要担心没有代表,因为华社也是大马的子民,如今华裔选出了心目中非马华代表,国阵应该尊重和接纳华裔的选择,岂能硬要华裔选民选择选民不要的东西?如国阵硬要选民选择马华,人民就不应该要这种不尊重宪法和人民选择权力的政治集团,早早弃之免得弄到手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