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29, 2013

老臉作祟

人有個壞習慣就是死要臉,很多事情不干脆,錯了不認,道歉也不干脆,就算是自己有錯在先,但是,非得把其他人拉下水。說句難聽點,就是那張老臉作祟。 

老臉就是整個問題的所在,最近建國中學的學生抗議要校方交待老師被無理開除,鬧得全國嘩嘫,董事部在開始沒聽取老師意見即指老師迟到早退兼職等;在輿論壓力之下,董事部無奈的應眾要求,成立9人調查小組舉行聽証會。 

聽証會除了要了解當天學生抗議的來龍去脈之外,也要了解老師被解雇問題、校方是否依據法律、這2年學校人事更動問題等。 調查委員會說會給社會交待,但另一邊卻要所有出席者簽保密協約,前後矛盾的說詞,其意思就是有些事務可以向外交待,一些就保留在內部知道就好,簡單的說,家醜不可外揚,也就是所謂的“老臉”作祟。 

看了建中的“九人調查委員會”的文告,似懂非懂,例如:“該委員會也對吳翠美老師當天於畢業典禮時,在投訴無門下藉著台上致謝時向全體出席者面前就校方對她及其他老師解雇的事,沒有自我克制的宣洩情緒行為,表示極不認同,因為此舉間接引發了學生在禮堂內舉紙牌的行動並留下一個不良之示範行為。 對於當天早上因涉及此事而造成令該校難堪的局面並損及校譽,該委員會認為所有在當天早上涉及之教師必須向大會及學校道歉,以樹立表率。” 

既然認同人家“投訴無門”,卻不認為“自己不設門”是不對,反而要人道歉?死都要尊嚴,這就是老臉作祟。 

調查委員會在老師被解雇是否合理、合情和合法方面,只字不提,但是,老師之前已表明,不曾接過任何警告信就被解雇,這筆賬該如何算?為何又沒公開道歉?這也是老臉作祟吧。 

看了整篇文告,沒有証據証明老師煽動學生示威之外,餘下就是要老師和涉及的學生道歉。 一些高層擔心建中學生人數銳跌,但又要保住老臉,決定只對學生抗議行動採取只眼閉,因此才說,道個歉算了。 

建中在這2年近32名老師因各種理由離職,以一間雇用六十餘名教職員的學校,這個數據不可輕視,但是,報告卻只字不提;教職員休息室有超過5支閉路電視鏡頭對著,老師陪感壓力,也沒有出現在報告中;因疏忽,入錯分導致明年新生人數大跌,也不見得校方向外交待。 

難道整個事情完全是老師的錯,學校沒錯?董事沒有監管不當? 

拜今天科技所賜,加上老師和學生勇敢站出來,才揭露建中這2年內許多弊端,說句不好聽,董事反而應該向老師和學生道歉,因為他們讓問題存在這麼久,勞動到老師和學生出此下策。 

奈何,我國大部份華團機構董事都是生意人,完全一幅生意人,對待老師也像老板對雇員,完全就是老板對完,伙計錯完的態度...也難怪到現在除了要道歉之外,還是要道歉,卻沒有想到誰才該道歉先?還是一句話,老臉作祟

Monday, February 18, 2013

比临演还不如


因为工作关係,常出席一些政党举办的节目和场合,特別是那些由全国级领导人担任主礼嘉宾,为了让领导人脸上有光,主办单位设法总动员之外,也会出钱出力“邀请”更多人到场,確保会场座无虚席,除显示领导人的號召力,也反映出主办单位能动员多人。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主办单位当然要付“临演费”予“临时演员”,这个情况被敌对阵营逮个正著,一般都予以否认,一旦辩无可辩,就以“车马费”或“工作人员津贴”了事,这种情况在党代表大会开幕、选举及补选时最常出现。

无论如何,这群临演也算称职,该给掌声和喝采时,绝不吝惜,让主礼嘉宾和主办单位脸上有光,当然临演们也获得该有的临演费、膳食和车马费等;不论是嘉宾、主办单位或临时演员,各取所需,皆大欢喜。

近期政府不断向老百姓派钱,除了500令吉一马援助金之外,也有100令吉一马学生缓助金。
100令吉被“骑劫”

校方的通告一般都说明在某一天的某一个时段派发,没有说明第二天或改天还可以领取,令到许多家长需要向公司请假前往领取100令吉。

一些学校不知基于什么原因,慎重其事举办派发仪式,校方发通告要家长在某月某日几点,前来学校礼堂出席“派发仪式”,然后再特別邀请当地达官主持仪式。

熟悉我国官方场合者,都知道这种场合仪式要让家长早来1至2小时,仪式开始后,还要听达官显要等人物的一轮言之无物,听了要睡的“政说演讲”。

家长苦著脸,几经辛苦花了近3至4小时,甚至半天,才领到原本就该派予家长的100令吉。

100令吉学生援助金本来就是该派给家长,经过一些校方、官员及政客安排下,100令吉被“变相骑劫”,政客要家长听了“训话”,才能拿到原本就该拿的钱。

家长需请假来领钱,还要担任免费观眾,听和看了一场“政说课”,还真的比临时演员还不如。

Thursday, February 07, 2013

更多阿纳雅


2012年12月2日,在西班牙的伯拉达,纳瓦拉区举办一场越野赛,西班牙一名跑者向全世界展现了“胜利不代表一切”,他虽然没在比赛中贏得金牌,但却贏得全世界。

现年24岁的艾温费南德斯阿纳雅(Ivan Fernandez Anaya)在比赛中,一直无法超越伦敦奥运会铜牌得主的肯雅籍阿贝尔穆戴(Abel Mutai),就在快抵达终点时,穆戴误以为主办当局竖立的一个拱门就是终点,他就此停下来,与周围观眾挥手致意,由于他不諳西班牙语,因此不知道观眾高喊:“还未到终点”的意思。

由后赶上的阿纳雅並没有趁这个机会越过穆戴,反而是由后以手指向终点,提醒穆戴终点还在前面,並跟著穆戴后面抵达终点。

媒体引述阿纳雅的谈话:“我没有资格贏得这场比赛,我只是做我应做的事,他(穆戴)才是应当的胜利者,如果他没有错误判断,我是无法超越他,当我看到他停下来,我知道我不可以超越他。”

阿纳雅提醒穆载终点在前的相片和短片在互联网上疯传,他在面子书上的粉丝剧增,整个人的形象大好。

看回我国朝野领袖,又有几人会像阿纳雅一样,具有“不是自己应得的就不要拿”的诚实精神?

在以自身利益掛帅的政坛上,老百姓看不到这种诚实精神,只看到:明知道自己道德无法过关,却还在一旁说教:明知道自己涉及舞弊,却还高喊打击贪污;明知道自己不论质或素都不如人,还是不择手段在一旁抹黑,或是设法让对手误判犯错。

我国政坛上充斥著客气些叫“从政者”,不客气就叫“政客”或“政棍”之辈,他们不择手段往上爬,才不理会所谓的诚实、应分。他们只知道过了海就是神仙,只知道要贏得支部、区部、党或州选仍至大选,不问资格本分,难怪今天可目睹选民搬家、幽灵选民、快速公民等。

在小学时,老师就教导我们路不拾遗;看来我们的许多领袖都需要再教育,希望能产產生更多阿纳雅。

Tuesday, January 29, 2013

猪八戒照镜子


记者被老百姓称为无冕皇帝,一些初出茅庐的新记者听了还沾沾自喜;听在老鸟耳里,就真的很无奈, 无冕最贴切,表面风光,內里心酸,顾名思义完全就如失势的皇帝。
 虽然记者能够与达官显要“擦肩膀”(rub shoulder),摄影记者还可以“左右”高官,他们出席一些场合时,受到慇勤招待,还能吃到招待与高官的同等级精致食品,但转个身,微薄薪金还是无法让个人享受上述待遇,更甭说带家人见识见识。
 当然也有因攀炎附势,富贵起来的记者,有者还成为人民代议士,但这类“醒目”型人数不多,造成许多记者到了退休年龄,不得不高喊:“我还行”继续工作。
 许多记者心知肚明,哪天不再担任这分工作,过去达官显要远远看到记者时高呼“borther(兄弟)前,borther后”的嘴脸,只怕会变成远远看到记者就如看到“瘟神”一样,一就是视而不见,再不然就由身边马仔挡驾。
 记者根本就不是皇帝,说粗俗一点,大部分都如“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今天撰写A党新闻,就被A党讚得天上有地下无,明天如实报导B党新闻,就被A党斥为“援交”。
 记者也常会被殴打,採访对象涉及黑道分子,非得隨时脚底抹油,情况一不对就开溜;但並不等于白道方面就通行无阻,有时候白道杀红了眼,更没有所谓的“one by one”(一对一),反而是群殴。这个现象参考早前大游行时,白道群殴“失势皇帝”就知道。
 最近檳州一名摄影记者被该州志愿巡逻队成员殴打,虽然打人者事后不知是在什么心情下道歉,但最经典的却是一句:“我不知他是记者”。
 我们的白道老大警察最近突发奇想,建议採访大游行的记者申请警方发出的记者証,以区別记者和游行者,明显与上面的“我不知他是记者”有异曲同工之妙。
 真不明白这些所谓受过严格训练者,就不能不动粗吗?更不明白政府新闻局发予记者的官方记者証,为何不受其他政府部门承认?这分工作还真的是猪八戒照镜子咧!

Wednesday, January 23, 2013

白貓只捉白鼠


來自沙巴州的上議員陳樹平于聖誕節之前,在上議院詢問衛生部,如何看待制定僅限女醫生及女護士為女病人進行醫療及檢查的建議,及能否落實。

 同樣是來自沙巴州的衛生部副部長羅斯娜的回答也妙,她說,由女醫生及女護士檢查及醫療孕婦的建議是好的;她還說,至于只限女醫生來檢查及醫療女病人,則尚未能落實,因為目前仍然未有足夠的女醫生來應付,尤其是產科及婦科。

 無論是提問或答案,反映出希望有朝一日,落實女醫生及女護士為女病人進行醫療及檢查措施;換言之,男醫生最多只能夠為同性治病。最可憐是男性婦科醫生,他們要失業了

 以滾雪球理論演變,不知道有朝一日,我國會不會出現只限男士行走的街道、女士行走的街道、男老師教男學生、女老師教女學生等……以此推類。

 提問者和回答人都不是醫生,陳樹平是一名商人,羅斯娜是一名律師,他們之間的“問與答”,已傷透許多抱著“醫者父母心”的醫生。

 對許多醫生而言,上門求醫的病人除非患的病與性別有關,否則,他或她就是一名病人。

 對許多病人來說,向醫生求助並不在乎他是男醫生或女醫生,病人在乎的是醫生的醫術和醫德,能否把他治好?是否能減輕他的痛苦?而非醫生是男或女。

 不容否認,確有醫療人員非禮女病患案件發生,但並非只是發生在醫療界,其他各行各業,包括司法界和政界都有害群之馬,甚至還有男侵男案件,因此豈能一竹竿打翻整艘船?

 我國有法律去對付這類案件,醫療界甚至有清晰指南闡明醫生如何治療女病人,除了避免“侵犯”女病人之外,也防範醫生被“砌生豬肉”。

 當我們在提倡兩性平等時,只有在性別不成為考慮因素時,才能說已達到目標;如果推翻“會捉老鼠就是好貓”論調,只規定白貓捉白鼠,黑貓捉黑鼠,那我國真的是開倒車。

無牙的人權委會


坐落在沙巴州首府蘇萊曼路的馬來西亞沙巴大學得天獨厚,一邊可遠眺雄偉的神山,另一邊即可欣賞如琉璃般清晰的南中國海,校園內有起伏的小山丘,也有平坦的土地,園藝和造景絕對可以媲美世界級度假村。

 不曉得沙大是否一直是世外桃源,令裡面工作的官員沉溺其中而與世脫節,忘了外面的現實世界,也鬧了一個堪稱年度的大笑話。該校在去年12月,就把由國會通過法律而成立的馬來西亞人權委員會(SUHAKAM),當成一般進行政治活動的組織。

 人權委員會原訂12月8日配合人權日,在沙大舉辦“人權日接力競跑”和人權展覽,參展單位都來自政府機構。

 不知道是官員不認識人權委員會,還是把馮京當成馬涼,把接力賽(Relay)當成是示威(Rally),在舉辦日的前夕,竟以人權委員會舉辦“政治活動”為理由,臨時取消租借大學體育館予人權委員會。

 大學官員還一度暗示,是州首長署的指示,稍后不再提州首長署,但還是以“政治活動”為由,取消租借體育館。更令人感到莫名其妙的,是官員越俎代庖,在大學入口處高掛佈告“人權日接力競跑”取消。

 當事情鬧大了,大學副校長才出面說體育館管理層沒通知他,為了學生的安全等,決定不出租。其說詞,令人越聽越感到校方在處理此事上欠缺專業化,也缺乏常識,更是學生踏出社會的反面教材,因為當中涉及了違諾、只活在自己的世界,及對外界的不瞭解。

 一直自嘲為無牙老虎的人權委員會,還真的是無牙,雖然它是在國會通過的法律上產生,代表我國對人權的重視,每年都向國會提呈人權報告,但報告歸報告,侵犯人權的事依舊層出不窮。

 人權委員會這次受到莫名其妙對待,是校方老是住在象牙塔的無知?教育的失敗?還是政府根本沒重視人權委員會的存在,和給予應有的尊重及地位,導致杏壇都可欺負它。

    今天到底誰該為此事負責?看來又是一起典型的不了了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