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23, 2013

白貓只捉白鼠


來自沙巴州的上議員陳樹平于聖誕節之前,在上議院詢問衛生部,如何看待制定僅限女醫生及女護士為女病人進行醫療及檢查的建議,及能否落實。

 同樣是來自沙巴州的衛生部副部長羅斯娜的回答也妙,她說,由女醫生及女護士檢查及醫療孕婦的建議是好的;她還說,至于只限女醫生來檢查及醫療女病人,則尚未能落實,因為目前仍然未有足夠的女醫生來應付,尤其是產科及婦科。

 無論是提問或答案,反映出希望有朝一日,落實女醫生及女護士為女病人進行醫療及檢查措施;換言之,男醫生最多只能夠為同性治病。最可憐是男性婦科醫生,他們要失業了

 以滾雪球理論演變,不知道有朝一日,我國會不會出現只限男士行走的街道、女士行走的街道、男老師教男學生、女老師教女學生等……以此推類。

 提問者和回答人都不是醫生,陳樹平是一名商人,羅斯娜是一名律師,他們之間的“問與答”,已傷透許多抱著“醫者父母心”的醫生。

 對許多醫生而言,上門求醫的病人除非患的病與性別有關,否則,他或她就是一名病人。

 對許多病人來說,向醫生求助並不在乎他是男醫生或女醫生,病人在乎的是醫生的醫術和醫德,能否把他治好?是否能減輕他的痛苦?而非醫生是男或女。

 不容否認,確有醫療人員非禮女病患案件發生,但並非只是發生在醫療界,其他各行各業,包括司法界和政界都有害群之馬,甚至還有男侵男案件,因此豈能一竹竿打翻整艘船?

 我國有法律去對付這類案件,醫療界甚至有清晰指南闡明醫生如何治療女病人,除了避免“侵犯”女病人之外,也防範醫生被“砌生豬肉”。

 當我們在提倡兩性平等時,只有在性別不成為考慮因素時,才能說已達到目標;如果推翻“會捉老鼠就是好貓”論調,只規定白貓捉白鼠,黑貓捉黑鼠,那我國真的是開倒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