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29, 2013

猪八戒照镜子


记者被老百姓称为无冕皇帝,一些初出茅庐的新记者听了还沾沾自喜;听在老鸟耳里,就真的很无奈, 无冕最贴切,表面风光,內里心酸,顾名思义完全就如失势的皇帝。
 虽然记者能够与达官显要“擦肩膀”(rub shoulder),摄影记者还可以“左右”高官,他们出席一些场合时,受到慇勤招待,还能吃到招待与高官的同等级精致食品,但转个身,微薄薪金还是无法让个人享受上述待遇,更甭说带家人见识见识。
 当然也有因攀炎附势,富贵起来的记者,有者还成为人民代议士,但这类“醒目”型人数不多,造成许多记者到了退休年龄,不得不高喊:“我还行”继续工作。
 许多记者心知肚明,哪天不再担任这分工作,过去达官显要远远看到记者时高呼“borther(兄弟)前,borther后”的嘴脸,只怕会变成远远看到记者就如看到“瘟神”一样,一就是视而不见,再不然就由身边马仔挡驾。
 记者根本就不是皇帝,说粗俗一点,大部分都如“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今天撰写A党新闻,就被A党讚得天上有地下无,明天如实报导B党新闻,就被A党斥为“援交”。
 记者也常会被殴打,採访对象涉及黑道分子,非得隨时脚底抹油,情况一不对就开溜;但並不等于白道方面就通行无阻,有时候白道杀红了眼,更没有所谓的“one by one”(一对一),反而是群殴。这个现象参考早前大游行时,白道群殴“失势皇帝”就知道。
 最近檳州一名摄影记者被该州志愿巡逻队成员殴打,虽然打人者事后不知是在什么心情下道歉,但最经典的却是一句:“我不知他是记者”。
 我们的白道老大警察最近突发奇想,建议採访大游行的记者申请警方发出的记者証,以区別记者和游行者,明显与上面的“我不知他是记者”有异曲同工之妙。
 真不明白这些所谓受过严格训练者,就不能不动粗吗?更不明白政府新闻局发予记者的官方记者証,为何不受其他政府部门承认?这分工作还真的是猪八戒照镜子咧!

2 comments:

一介草夫 said...

好好工作,贡献未来,无冕皇帝必成大器啊!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记者夹在朝野中间,难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