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30, 2011

傻笃

日前,我与一名友族朋友在一间华小相遇,他指华校为了捧董事大脚,以董事名字命名课室。

为了纠正他的错误思想,我不得不向他解释,长话短说就是:政府没有适当的照顾,为了教育,学校董事部邀请华社和善长仁翁慷慨解囊,捐献若干即以其名命名课室,希望能够吸引更多人捐钱。

没获得公平待遇一直是大马华小心中的痛,华小不像国小,学校基本上是爆满,大部份建筑物是靠社会人士一分一毛的塔起来,国小往往是地广人稀,政府常以为未来作准备,一建就建得富丽堂皇,也不管有没有学生就读。

我国华社为教育筹款已是司空见惯的事,例如槟州最近有骑脚车筹款,听说(只是hearsay没有证实)这原本只是州进行,最后遭“骑劫”变成阿吉仔带着大家骑单车。虽然这筹款活动顺利进行,但最后也闹出“我要’根”随你”的笑话(请参阅博友波波的部落格包你笑到流泪)。

阿吉仔最近为由14华商及财团收购大马彩及设立公益金资助国内华、淡小的推介礼。尽管各方都否认以赌养校,但没有人能否认这些公益金都是由赌博盁利来。

为何鲜少看到国小筹款?道理很简单,因为他们没有发展的财困。

就不明白阿吉仔怎么好意思出席和主持公益金推动仪式?政府没有公平对待各源流学校,身为政府领导人本就应该引咎辞职,阿吉仔没这么做还不打紧(反正全能国土的阿头头都不曾辞职以示负责),还大言不惭的说教育不能全靠政府

我不反对教育不能全靠政府这句话,但这句话应只适用在高等学府甚至是研究所。政府在基础教育,不应该一面倒、国阵的天秤歪一边。

阿吉仔应该为国内部份基础教育需沦到依靠博彩(不是赌博)业盈利来发展感到汗颜、羞耻,而不是整天竖起一指手指,大言不惭的高喊“傻笃马来西亚”,什么都是“傻笃”,难怪没人包括公务员在内认真看待“傻笃”。

3 comments: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如果我是学生的家长,肯定不让孩子参与。

岛民 said...

我真为那14华商收购大马彩而设立公益金来资助国内华、淡小兼“宗教学院”所被一些华社人士指指点点有所不值!

他们其实是有做过了详细的探讨而最终都认为Ananda‘突然’要出售大马彩是一个难得的契机。如果再要“培养”另一般基金是费时费力且难预料其稳定性。

他们都是做大生意的人,当然会懂得从大处着眼而非市井小民所了解的那一门。如果再有那些无关痛痒的“小指责”就说说是【善人用恶法】吧!

P/s例举每年Carlsberg与Guiness Anchor全国巡回华教筹款,又唱又跳也难筹得一百万。劳师动众又时常跑出些莫须有的明争暗吵?

Fair仔 said...

"傻笃"很传神,我喜欢。

相信阿鸡哥的都是中了"傻毒"太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