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19, 2009

我要执政 vs 弃车保帅


霹州乱局让很多人看的很肚烂,公务员摆明车马偏帮一方、州议长被漠视、人民意愿被践踏等等等;全能国土的阿吉仔不知是猫哭老鼠,还是得了便宜还卖乖,竟然伸出橄榄枝,谓欲与民联会商解决该州问题。

民联的安华是出了名奸到出汁的老狐狸,这点政治小把戏,他怎会看不出,也就叫出“愿与纳吉会商霹州问题和解散州议会”。

我不知道有多少全能国土刁民相信他们2人会面,会拟出良好解决之道,这种各怀鬼胎的会面,最后也不过是各自依照自己的政治脚本演出。

但是高庭突然宣判尼查为合法大臣,确实打破阿吉仔的算盘,令他陷入半天吊的窘境。所以才出现等判决后,才与民联会商的言论。

如果真有诚意解决霹州议会,最简单和直接及快速解决之道,就是还政予民。双方只需要一齐向苏丹请求解散州议会,不论谁是合法大臣,反正目标一致,2人都提出同样请求,总有一人是正宫。

阿吉仔的目的当然不是欲与民联讨论如何解散州议会,不用问阿贵,最终目标当然是要民联不要再ka-ka-cau-cau,让国阵继续执政

但是,国阵也面对另一问题,霹州乱局拖越久,其他州的国阵就会殃及池鱼,多州国阵受的压力日益增长。在沙巴只要停电,人民就会互嘲说:“谁叫你投国阵”。

阿吉仔应考虑壮士断腕,弃车保帅,总好过继续沦陷

3 comments:

啊利 said...

国阵乐意与霹雳州民联会商却要求对方不要先设下条件,试问,无条件无目标那商量些什么?口说为人民好,但人民要看到的却没有一样有做到。在开州会时跟着程序跑,少数服从多数也要大家来个辩论然后投票,这些都没有的,就只有几个人在做戏。之前限制报馆记者进入采访,为什么?不够位坐?椅子都谁坐了?啊,保家卫国的警察。

怡保有发展了,是发展给某些人带来利益还是给人民则不太清楚。怡保市的花花草草又在翻种了,种那些不耐放的没几个星期就再买些新的来种,那么人人就有生意做了。然后在路灯下弄多几排花盆,盆里还有黄色的灯,就不知道这次一株花一棵树一个花盆一盏灯加加乘乘后要开账多少钱?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这阵子的政治局势让我迷糊了。

我支持,由人民决定。

但我还是怕,人民决定了,还会再次被推翻。

老亞庇(溫順強) said...

  待法庭有了判決才來談?既然有了判決,還有甚麼好談?豈非與「要向別人借貸過年,對方卻要你過了年才來談」一般非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