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14, 2009

婆妈累事


做人不可以太婆妈,有时候就是因为举棋不定,最后有苦自己知。

举个沙巴州的例子,那就是前副首长陈树杰,称他前副首长是因为他的副首长职于昨天(13日)被撤换了。

当沙巴进步党在与国阵对着唱时,他与党唱反调,在机场的新闻会时被询及:“如果沙进步党退出国阵,他会否退党时”?

陈树杰就用他一贯的哭腔说:“不会,我忠于党,我会继续留在党内。”(当然老百姓不会把这句话当真,因为政客说谎就像放屁那样,不单只可否认,还可栽赃

陈树杰于2008年9月17日,就因为沙进步党退出国阵之后,没有党籍了,但是,沙州首长慕沙仍然保住他的官职。他还口口声声说谘询支持者的意见,筹组新党或是加入现有国阵成员党。

然而2009年4月他还以“欲谘询支持者意见,筹组新党或加入国阵成员党”来回答他的政治动向。这种回答只能反映他“没有效率或是对国阵毫无诚意”。

终於成员党再也按捺不住,开炮了,逼使他在前沙步党内的政敌谭业成牵线之下,加入民政,以保官位。

慕沙周三对内阁进行轻微改组,把陈树杰的副首长职位撤换了,幸好他还保的住内阁部长职。

如果陈树杰不是这么婆妈,如果他能当机立断,如果他早在数个月前就做好决定和行动,他今天还是副首长。

4 comments:

山城客 said...

你争我夺是官场的文化,副首长的位子好啊,油水也捞的多。陈树杰如果预知今天的结局,当初就该当机立断随进步党退出政府,但是,他沉湎在副首长的位子,赖死不相随,正是婆妈累事。其实,退出也非坏事,把焦点放在来届大选上,未必就是输仗,政治是可能的艺术,分分钟将不可能变成可能。
李兄,小弟也姓李,您的名字叫少荣,我的名字叫少雄,一字之差,差些误认了您与我是同祖上,呵呵。

northborneo said...

山城客:欢迎欢迎。五百年前是一家。

· 康华 · said...

彭恩荣做华裔副首长,对自民党来说,是惊是喜?博主有甚麽高见?

northborneo said...

自民党就像哑子吃黄莲,有苦自己知。

不要又不行,要又很勉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