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03, 2008

他只配玩泥沙

我自踏出社会,就被教导做人做事要有交待。万一要辞职,千千万万就要向老板交待,把手头上的工作或公司的文件等全部交回,一件不留;绝对不能够丟下就走,一句话也不交待,因为我们不是小孩子,不是玩泥沙。

除此之外,也有些前辈一再叮嘱,离职后千万不要说前公司的坏话,就算是抱怨离开,一旦他人问起,笑笑就算。不要谈高尚理由,只谈现实理由:前公司一定会知道,现在或是未来老板也可能会因此而防备你,还有一点是山水有相逢,谁知道那天要吃回头草。

话说回来,沙州副首长陈树杰好像就不一样,他不苟同沙进步党退出国阵行动,自行在外头说,他不再是沙进步党员;但是,到今天为止,一封退党信都没提呈。

他还扬言说:“如果他们要,我可以补上一封退党信。”接下去他就说,他不呈退党信是向沙进步党学习,因为后者也没有向国阵呈退党信。

陈树杰是律师,他应该去看看沙进步党的党章和国阵的党章,就可以看出两者之间的分别。这还是次要,陈树杰难道就不能大量一点,君子一点,做好它吗?交待好它吗?难道被狗吠,就一定要吠回那只狗吗?万一狗吃屎,岂不是要跟着吃?

99年州内阁予沙进步党2个内阁部长职,党主席杨德利当时兼任州议员和国会议员,如果他欲回到州内阁,陈树杰很自然需要退位,但是,他宁可维持后座议员资格,都保陈树杰继续做部长。

陈树杰如今退出沙进步党,另组新党(这点,他到现在都还睁着眼说瞎话,还硬说自己还在考虑中,小心,说谎话的孩子鼻子会长),可悲的是自己不思长进,不设法自己闯出一片天,却还一而再的挖沙进步党的党员和口出恶言抨击前老板。

所谓的君子断交不出恶言的古训,在他的身上完全看不到,看来他只配像小孩那样玩泥沙。

2 comments:

七表妹 said...

這種是婆娘本色,做事婆婆媽媽(我無心得罪阿婆阿娘得啦),拖泥帶水,客家話講,有樣學樣,沒樣學和尚!楊德利是光頭的哦,所以陳樹傑要學楊德利。

別在罵他了,你以為他留在國陣很風光嗎?現在不袛沙巴人罵他,山打根人罵他,連國陣同僚也不爽他厚臉皮霸住副首長及部長位而講到他一文不值,還說要夾埋杯葛他的新黨,不讓新香爐進來又多一個鬼爭香吃!

林季 said...

噢?是这样说吗?

拉伯说他的任务还没有完成,所以他不退位。

同样说过这样类似的话的人还有三美威鲁,林良实及许许多多以找个理由留任的领袖。

沙巴政坛可以说是马来西亚最有趣的政坛,单单杨德利就是典范。

引兵入关,马来人以少制多,政坛奇葩

共享福气,出任轮替首长。

现在一拍两散,做首个退出国阵的急先锋!

怪也!

但是陈树杰更怪,单凭一个人就想稳坐副首长位置。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