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18, 2010

回忆一、二事

每个人都有优缺点,包括我在内,当然扬人缺点是平常人所做的平常事,包括我这平凡人在内。

话说,于1994年(如果我没计错,我会再次求证,暂时列94年)沙巴州选举(当时州与全国大选是分开),国阵来势汹汹,誓必把90年全国大选前夕在背后插了国阵一刀的团结党拉下台。

(题外话,团结党的作法我是不能苟同,90年大选,它是在国阵旗帜之下提了名,但是,却在距离投票约一周,突然宣布退出国阵,就算国阵当时百般不是,这个作法是不道德)

话说,在亚庇有名半途出家的小记者,在没有经过深思熟虑,也忘了身为记者应保持中立,贸贸然突然为一个由前州首长哈里士领导的反对党的其中一名候选人担任选举的附议人。而这个党被视为是分散国阵选票的政党。

路边社的消息指出,该名“叻无切”(广东话)的记者在选举之前,由这名候选人身上获得不少广告,候选人即希望借重她身为记者的中立身份,成为其附议人,增加说服力。(由哈里士领导的党在当时只有48区州议席中,全军覆没,输光光。这是后话,一定都不重要)

在提名日,叻无切就威风五面(这个五字是有典故,关乎糗事和外号)与候选人浩浩荡荡的操向设在市区民众会堂提名中心,结果被一名在联邦当副官的官老爷看在眼里。

抱歉,由於我缺乏证据,而且一切都可说是没有证据,事件的当事人是怕事和怕官,万一上法庭,是绝对不讲真话,届时我可没钱赔。

大选过后,叻无切的报馆高层就接到电话指示,“请这名不专业的记者走路。”高层基于老板还有别的大生意,富不与官斗,犯不着以数以百计员工的饭碗为这名平时表现都有问题的员工搏,因此顺水推舟,叫她走路。

由於一切都是通过电话,没有录音,无凭无据。但是,这名高层就曾在多名下属面前透露。亚庇是小地方,报界是小圈子,也是八卦兼是非圈,很快就传遍。

(据知,候选人事后也没有对叻无切作出任何关注或照顾。这也是后话,也是一点都不重要,不过对那些有意吃政治饭的人,这是警惕,当没利用价值时,莫想这些搞政治的会照顾你!

这事隔了那么久,我本已忘了,但是,最近《中国报》的老总差点被令辞职,再加上过去也曾发生总编辑被令辞职以向官府交待,才勾起我的回忆。

这名下指示的官老爷是...大家猜。提示是:他是属於operator形,城府很深。

6 comments:

大米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大米 said...

我還以為你是說你自己。
那個某人,是最近紅到爆燈的?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记者这份工真的难做。
不错,1994年沙巴州选,1995年全国大选。

northborneo said...

大米:pandai。像我这种唯恐天下不乱的人,当然是说人是非,话人长短。

大佬:如果是“记”者就不难,他讲你记再写。不过,记者薪水不高是事实,沙巴记者可为报馆收广告,有时候广告大过新闻。

SATU ANAK MALAYSIA said...

"结果被一名在联邦当副官的官老爷看在眼里。"
想请问是
1.华,
2.还是巫?
请回答1或2?

northborneo said...

satu anak m'sia: 提示在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