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17, 2010

报应

你相信报应吗?我相信。我也相信已所不欲,勿施于人。

反对党领袖安华在农历年就议员变节向选民道歉及指変节议员行为如背后插刀。他的言论,无疑是吃了“背后插刀”的苦头。

于1994年安华他老兄可风骚了,他、梅格朱聂、孙姓砂州议员及多名巫统资深领袖策划、推动...威逼利诱团结党州议员跳槽,令这个虽获得简单多数议席(simple majority)的政党,还是需要把政权双手拱予国阵。

如今,安先生也尝到“背后被插”的滋味,霹州政权转移、数名公正党议员変节。报应也来得很快。

至於其他的狗官,我只能说“不是不报,时辰未到”。

我不知道安先生经过这一连串教训之后,会否会変得更好,或是心里充满怨恨,我希望是前者,否则,人民就是送走了瘟神,引来了衰神。

4 comments:

朱刚明 (Chu Kong Ming) said...

骂得好,对,应该要有报应才有公理和天理。
无论如何,就是不同意给这些‘天降大任’之人继续公然‘强奸’民意,而且还能屡试不爽。
当年的敦法被敦马士达华拉下马就是沙巴的第一宗个案了。砂老越也在60年代初期曾同样有这样的例子。
沙巴1994的那件事何尝不是沙巴汉的最大伤痛吗?眼看‘自主权’的日渐薄落,今非昔比。
因为9年的‘反联邦’而州的各项发展受到‘打压’和‘忧乱’,对人民的利益全然不顾,极尽‘可恨及可耻’;想到就要‘仰天长啸’了。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希望安华的报应不会拖累民联的前进。

· 康华 · said...

因缘果报,屡试不爽。

Fair仔 said...

报应吗? 怎么感觉好像报在我们身上多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