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18, 2011

走后门

在这急功近利的社会,特别是政治,没有所谓的道德伦理,政治利益才重要,过了海就是神仙,谁还管你是用什么方法过;“走后门”是其中一个方法。

就拿民政为例子(注:朝野都一样,只是民政最近又发生),它在沙巴一直是扮演着陪襟的角色,它由90年代中期(应是96或97年之间,不记得了)就是“走后门”东渡沙巴。

它是在接纳被自由民主党排挤江汉明(时任古达区州议员),就这样民政东渡立刻有了州议员。但是,自民党主席章家杰与马哈迪关系好到如穿同一条裤子,最后在老马施压之下,民政不得不“请”江汉明离开。

民政在沙巴这么多年,都是跑龙套,扮演在旁边扛旗呐喊的可有可无角色,这么多年来选举都都不曾被分配议席上阵;但是现在情况可大大不同,它再度施展“走后门”神功,分别接纳3名州议员陈树杰、彭恩荣和区锦华,摇身一变,成为沙州主要的华基政党(沙民政大部份党员是华裔)。

彭恩荣最近加入民政,形容沙民政如注入新动力、会有一番作为等等,完全没有想到走后门这回事。

陈树杰和彭恩荣都是州部长,他们可说是为保官位而加入民政;陈树杰不苟同其原属的沙进步党退出国阵举动,选择退党;彭恩荣即不苟同自民党与州首长慕沙闹翻而退党。他们2人的处境可说是很相像,皆是保留无党籍一段长时间,才“恍然大悟”的看到民政这盏照着后门的“明灯”。

虽然这2人口口声声说,不是为了官位,也愿意辞职,彭恩荣也递了辞职信,但都被解读为做戏,如真不为官职,大可告诉首长“老子不干,否则为保官职的罪名永远是水洗不清”,但他们都没这么做。

或许是物以类聚,民政主席许子根也一样是“走后门”当了官。

2 comments:

Chu Kong Ming (朱刚明) said...

走后门没什么好羞耻的,习惯就好咯!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民政党于下届选举,可在沙巴分得一杯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