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04, 2009

大马人是住在树上


早期,马来西亚还不为世人所知时,许多红毛碧眼的老外会以为马来西亚人是住在树上。在70年代午多西马同胞对东马了解不深,同样以为沙巴人是住树上。

现今资讯发达,在google earth里头,就可以看到世界各地大城市和小镇的供人住和办公的建筑物。如果今天仍然有人认为我们是住树上,我无法反驳,只有默认。

一直强调我国是有法治的国家,强调三权分立,但是,作为三权的一份子的“立法”,周二就在树下面举行州议会。名符其实的“人住在树上,然后在树下活动”。

我到现在还不明白,议会里最大的是议长还是州秘书,如我没记错,州秘书在州议会里根本就没有角色可扮演,因为他只是个公务员。他何来权力不让州议长使用议会厅?令议长被逼需要在雨树下开会,向世人证实,我们是住在树上,建筑物只是装饰品,用来骗老外。

州秘书也不是法官,他没有权力去鉴定州议长召开会议合法与否?身为一名公务员,身份和阶级都好像比议长大很多, 一句话"不准开会"就这样把大厦封锁起来。

照州秘书的逻辑,原来开州议会是要向州秘书申请租用场地,作为执行工作的公务员还有权不鸟你。就不知道睡觉首相每晚回官邸之前,是否要向国家首席秘书申请?

亲向民联的州议长肯定是忘了这次州议会受到世界关注,没有向公务员申请租用场地,因此而泄漏大马人是居住在树上的大秘密,该打三大板。

5 comments:

獨裁萬歲 said...

  所以說,獨裁一點是有好處的:如果當初尼查隨便找個藉口大刀砍掉這名州秘書及州議會秘書,一天都光晒啦!這個故事教訓我們,獨裁萬歲!

northborneo said...

这就是民联州政府面对的难题,公务员不合作,忘了应听令政府不是政党。

windcool said...

这里有太多的巫统洗脑过的小拿破仑.

民联执政必须砍掉这些障碍.

thepplway said...

州秘书管场地还是出租场地?场地不是州政府的吗?

Anonymous said...

我有點心涼,聯邦仔每次故意問我們沙巴人是不是還住樹上,終於以後我們可以反問:“你們開州議會是不是還在樹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