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28, 2008

致:博友“沙巴人”

致“沙巴人”:

注:此沙巴人并非广泛的沙巴居民,而是其中一名自称沙巴人的朋友。

看待事情,往往因为角度不同,观点及成果会不一样,视乎你在那一个角度去看待。

就例如杨德利由当初另起炉灶(不能把他当成青蛙论,因为他不像团结党在1990年距离大选投票日约一周,事先毫无预兆的情况之下退出国阵),今天对睡觉首相的不满,角度不同,成效不同,结果也不同。

(一)如果是以占多数西马华裔的角度,他们对只懂大声夹恶(客家话),欺凌其他族群的巫统,早就心存不满。

巫统势力唯一还未伸展是东马(尽管巫统已在91年正式在沙巴成立区部和联委会等),因此他们视沙巴和砂拉越是防卸巫统势力的最后堡垒区。就像现在,沙巴人有时候会对砂拉越的朋友说“确保巫统不会进入砂州”的心态一样)

已对巫统摇首摆尾的百林在当时的形象是“敢与巫统和独裁的马哈迪对抗”,同情和支持他的人肯定很多,希望他撑下去对抗巫统。

(二)百林对待他的署理主席杨德利,其中包括削减他在党内华裔党员势力,保留其他仅获少数华裔党员支持的华裔领袖的势力,完全就是彷效国阵的分而治之策略。

站在杨德利的立场,百林企图干预华裔事务,为了避免“一族坐大”现象在沙巴出现,(这个现象确实出现,尤其是回教徒土著确是颇有怨言),属於少数的华裔必须要平衡两族之间的势力,确保州华裔利益不受侵蚀,因此才有沙进步党和国阵合作,当时也确实只有国阵可抗衡团结党。

由上述2事,简单的可分为宏观和微观,一是整体对抗巫统,二是团结党内的家务。

对很多半岛的华裔同胞,他们看待杨德利是站在让巫统有机会壮大的角度,巫统在获得沙巴的支持之下,势力更为雄厚,也变本加厉,因此纷纷把指头指向94年协助巫统的杨德利。

至於那群青蛙,如果没有杨德利推起的反风,青蛙是否有存在价值还是未知数。

(我认为就算没有杨德利,团结党最多只能执政那5年,下届(99年)肯定是在内忧外患,内部腐烂和巫统及国阵的财雄势厚的情况下倒台)。

至於杨德利后来获得的官职,我认为,不论是论功行赏或是凭资历及能力,他是当之无愧。(关於他在首长轮任职,里面也有一个小故事,迟点才说。)

话说回头,杨德利退出团结党(原写国阵,现改正),在西马华裔同胞的角度,他是在协助巫统巩固沙巴的势力,令巫统整体势力更壮大;但是,在沙巴老百姓(没有政治利益关系)角度,他是为裹足不前的沙巴经济带来新景象和发展,当时支持国阵的条件包括拨款独中不能消除、额外拨款予沙华校。

因此杨德利当初退出国阵是对是错,可说是见仁见智,看你是站在那个角度去看。

至於杨德利现在向睡觉首相呛声,除了我们知道的巫统嚣长,睡觉首相无能....之外,杨德利不甘沙进步党的发展受到箝制也是理由之一。

因此从一个角度去看,杨德利这次行动确实含有投机成分;但是,由沙巴人的角度去看,才不管他投机成份有几高,最重要是为沙巴争取得更多利益。

在公或在私,他都有充足理由,如果他成功,论功行赏或是能力,凭他的国际视野,把他放在乡村发展部,未免大材小用(根据搞笑内阁。这是我以我对他观察多年的角度看待)。

张先生的文章是以西马华裔角度去看待,因此才会引起沙巴人不认同;但是,我们不能够抹杀这个看法。就例如你沙巴人,在张先生的文章里作出解释,即是一个很好的做法,让大家增加多一个角度去看待同样事,网友也没有向之前文章的那位留言兄那样围剿你,证明你的论点是可被接受。

至於你叫张先生只写风花雪月,我就不怎么赞同,因为部落格,基本上就是电子日记,写些个人感受和见解,因此都是以个人角度为出发点,没有所谓的硬性规定平衡报导。

由我的角度,我反而希望、期待张先生再接再厉,写更多政治文章,开拓大家的视野,了解其他人的见解,让大家能够更全面看待事与物。

至於百林,不谈也罢,失去火气,苟且偷安。

(由於写此文是吃早餐之前,所以也没有从头再看过,万一有遗漏或不当,请沙巴人见谅,欢迎你继续浏览和留言)

11 comments:

Eng Pak said...

少荣兄果然是沙巴政治通书,我经常都跟朋友说,要了解沙巴州政治,看李少荣写甚麽。

不是捧大脚,是真心话。

沙巴角度跟西马角度是有很大的差异。

northborneo said...

荣白兄,谢谢,过奖。

沙巴人 said...

首先,我必须恭喜李先生在他的部落格掀起了讲道理,摆事实的风气,这是个很好的现象,值得其他人学习。

正如我所说,李先生比我更了解实情,由他细说从头,正好给历史一个还原真相的机会。

但我不同意把问题分为沙巴人和西马人的角度来看,如果我们的思维连东西马都冲不出去,还谈什么国际视野?若李先生基于厚道而求取平衡,我完全可以理解。

你最后几段的话说回头,“杨德利退出国阵“
,应该是“退出团结党“吧?

你提到“没有像之前文章的那位留言兄那样围剿你“。请不要把我跟那些没有水准的东西扯在一起。

你应该庆幸你的部落格比那些跟你连线的更有水准。部落格要引人注目,就要言之有物,以理服人,不是无中生有或泼妇骂街。

最后,我以沙巴有你这位名笔为荣,继续写有水准的文章给我们看吧。

northborneo said...

谢沙巴人。对,我弄错了,是退出团结党,不是国阵,现在就改。

老亞庇(溫順強) said...

  「沙巴人」先生表示他「不同意把问题分为沙巴人和西马人的角度来看,如果我们的思维连东西马都冲不出去,还谈什么国际视野」,委實引起老夫莫大感慨。

  雖然馬來西亞成立迄今才四十五年,但絕大部份(如果不是全部)的西馬人卻說是五十一年,因為他們是以馬來亞於一九五七年獨立算起,究其因,該是西馬人的慣性態度--祗想到本身於一九五七年獨立算起,而無視沙巴及砂拉越其實是在一九六三年獨立。

  既然連這個簡單的算術都搞不清楚、都「冲不出东西马」,不管你如何不同意,也得長嘆。

  雖然老夫確實一如「沙巴人」口中的「水准不及這個部落格」(「沙巴人」的原文是:你应该庆幸你的部落格比那些跟你连线的更有水准),但提出大馬立國事實,該不會被標籤為無中生有或潑婦罵街矣。

northborneo said...

老亚庇今天很“凶”,四处留言。

老亞庇(溫順強) said...

冇法啦,搵食啫大佬。

沙巴人 said...

老亚庇兄别忘了,我也是沙巴人,和你心感同受。

他们接不接受我们不要紧,但我们不可自暴自弃。东西德分了半个世纪也有回归统一的一天,只要我们有愿景就有希望。

我们沙巴人去香港和台湾比去吉隆玻还多,见识也多。我们的神山够高,能让我们站在高度眺望,看得更远。

改变不了别人的无昧就要强大自己。汉人瞧不起满洲人,给人套上鞑子的污蔑称号,但他们却为自己的逛妄和无能付出了代价,被逼做鞑子做了几百年。

套用张先生的一句话:有梦最美,(但不是侮辱杨德利)互相勉励。

Chris Huong said...

很羡慕沙巴人有个杨德利。在砂州,半个都没有。

Chris Huong said...

介不介意把这里所提的那片文的连接post上来?

northborneo said...

chris,

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