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25, 2011

烂泥扶不上壁

先辈的谚语、成语、歇后语等,都是智慧的结晶,例如:痩田无人耕,耕开有人争。于2004年大选,在沙巴一度没人看的公正党,但经过3.08政治海啸洗礼之后,抖了起来,神气极了。

虽然上届大选公正党在沙巴抱蛋,一些候选人连按柜金都不保,但是,在半岛的成绩加持之下,倒也人模人样了起来,奈何好的不学,坏得就学齐,出现了党争。

公正党在沙巴没有基层是事实,60个州议席及25个州议席连边都没沾到,但是,党员们却俨然做了政府,为了党职争个你死我活。

一个州联委会主席职都争了近3年,在开始是由杰菲里与安沙里在争夺,奈何职位多次易人都落不到他们2人手里,至到最近,眼看杰菲里已退党了,安沙里原以为州主席职终可再度落入其手(他曾担任州主席,引起当时任全国副主席的杰菲里不满),但是好事多磨,最后却由他领导的斗亚兰区部副主席巴朱丁担任州主席。

巴朱丁是安沙里的大马仔,换言之,安沙里也成了太上皇,但是好景不长,巴朱丁于本月9日受委州主席,岂知昨晚(24日)就有州25个区部主席18名区部主席前往会见傅芝雅,要党主席旺姐兼任州主席。

相信州主席职位之争还会拖一段时间,3.08至今,沙巴公正党除了内斗和内耗之外,还做了些什么?都还没做政府,都还没有利益,痩田都没耕开,就已争得你死我活。我看到心里只冒出一句话:“妈的,烂泥扶不上壁。”

公正党诸头头们,将心比心,老百姓会放心把政权交给你们吗?

4 comments: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少荣,你讲了出来,人家会听。要是我讲了,恐怕被粗口淹死。

天下乌鸦一般黑,白色的,叫做白鸦。

Fair仔 said...

阿武叔,如果你是用类似少荣兄这种心境讲,我相信没有多少人会来酸你的。
不是每个马华党员都会被人屌,被屌的大多言行上带有马华的议程。

小頑童@nottyboy said...

看來這批政棍注重自己的權利多過人民的福祉

Apple said...

所以說, 公正黨和跟公正黨(強調是沙巴州的)差不多斤量的行動黨整天都一副大爺樣要沙巴進步黨加入他們(民聯),不然後者袛會搞亂檔攤,我看簡直是自打嘴巴,他們以為沙巴人民都是傻仔,孰不知人家看到這些爭位爭見報的政棍反胃的很!幸好進步黨早料到民聯跟國陣一個模樣,自力門戶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