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14, 2010

齐齐做龟公

全能国土准备大张拳脚,插足体育搏彩事业。说实在,对不好赌的个人,影响不大,但是,对整体社会,对市场经济却是很大影响。

例如:1名父亲每月薪金2000令吉,为了开设一个户口,他最少需要100令吉,也即是薪金的5%,扣除房租、吃饭、喝茶、交通费等,应剩下不多了。换言之,他可以在孩子和家庭的花费少了100令吉,意味着零售业和其他行业的营运额会因此减少。以此类推,可以想像到它对国家经济的影响。

其实,政府为何不开诚布公的说,政府没钱,就是图你们这班赌博佬的钱,你们有种就不要赌,不然就给我住嘴!

人民都知道,全能政府一直喊穷,偏偏近年经济不景兼多补选,害得高官忙着扮圣诞老人,又要拨钜款来剌激经济成长,连区区50令吉都向人民开刀(信用卡)。

最令我看不顺眼莫过于全能领袖们没有一个人敢宣布这项搏彩课题,只让财政部非回教徒的高官曹智雄出来当炮灰。

可怜的曹智雄食君之禄只好担君之忧,一味为政府和博彩公司护航,成为众矢之的;他的同志全部哑了,没声出。

由这点,也可以看得出全能国土吃秤党的驼鸟、种族主义、逃避兼虚伪心态,小刀党的高官们天真的以为只要没有回教徒高官站出来讲,由华人讲,就可以躲过一劫;但是,任谁都知道,这个执照没有首相点头,财政部官员敢批?

反正政府这么欠钱,我还是建议政府彷效澳洲政府让妓店daily planet 上市;把它当成是门生意,一项有利可图的投资,摆明车马说:“政府就是想赚你们这班咸湿佬的钱!”

反正赚到的钱都是用在人民身上,就全民齐做龟公吧。届时找旅游部长黄燕燕或是妇女家庭部长挡炮灰就行。

2 comments:

你来我往 said...

你要做龟公可以,你要妇女家庭部长挡炮灰也行;
但千万不能招待马华的人,因为他们出了名叫机不给钱!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那是翁死节的风流事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