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18, 2011

迷幻药

故事一:曹操带兵讨伐张绣,天气很热,士兵都高喊口渴,曹操这名枭雄向士兵玩起心理战,声称前面有片大梅林,吃了可解渴。士兵想到梅子口里就自然流涎,因而不再口渴。

故事二:一人家里贫穷,常常只能煮白饭而已,一天他把一只咸鱼吊在饭桌上空,要孩子吃饭时,看一看咸鱼,以增食欲。他的一名孩子因为对咸鱼看多两眼,结果还被他敲头骂道:你不怕咸死。

故事三:纳吉在牛津形容补贴如鸦片,必须逐步削减。终於,终於执掌全能国土半个世纪的老店-国阵肯承认在过去半个世纪,它是喂养人民“鸦片”(补贴),让人民染上“毒瘾”。

全能国土的领袖一直都爱向人民宣传,领袖们是多么的爱国爱民,我国的必须品比邻国是多么的便宜,但是却从没有讲解我国的人民的薪酬和收入比起邻国是多么微不足道。

如今全能国土开始自食其果,人民的毒瘾越来越大,令国库难以负担,不得不削减补贴,要人民捱义气,共赴时艰。

老百姓每天通过报章看到的是政府联合私人界将推行若干大型发展计划,若干启动计划等,可制造若干工作岗位,可为人民增加若干收入,可达先进国等...。

国阵的所谓大型计划等,就如吊在饭桌上的咸鱼,大家都尝不到,只能看看,是否会咸死,那只能凭想像。

油价起、必须品起价,都会令其他物品价格跟着起,我只想要问,全能国土政府,除了甜言蜜语之外,你为我们做了什么? 我们如何在有限的薪水中提高购买力?

以前政府给予人民“实际鸦片”(补贴) ,如今政府为了省钱,选择在半空中吊了一包“迷幻药”(各项口说的大型计划),让人民凭空幻想。

1 comment: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不津贴人民的政府,人民纳税为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