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01, 2010

阿彭,退党真的是你个人决定吗?

这是我首次看到堂堂男人老狗,竟对着一对泰迪熊,又是抱、又是亲、又是流眼泪。

好心,堂堂一个副首长,只不过是退党,何必露出那股娘样?更何况你与党都格格不入,退党应该感到如释负重,除非是有人逼你退党或是担心有所失。

虽然你在新闻会上否认你曾告诉州首长你的决定(退出自民党),但是,谁相信?更何况,二五仔告诉我,周二上午(也就是过了国庆节庆典之后),有人(你应知道是谁)在斯里加雅(州首长官邸)哭得眼红红,差点连上衣都哭湿了。这令我不禁在猜想,到底退党是你个人的决定,仰或是有人的指示?


凭你今天在记者会的那幅令人看了都不禁想掴你一巴的模样、凭你担任部长却毫无建树的表现、凭你过去怕事,不敢和不愿面对课题的懦弱形象、凭你在新闻会时表明会选择性的回答问题和不回答一些提问的猫样...退党需要很大勇气,我不认为这是你个人可做出的决定。

但我也不认为有人可以完全强逼你这么做,如不恋桟权职,大不了辞官不捞,但你却选择留下,可见得你在行动之前,已衡量利弊。

宪法赋予人民自由结社权,如你不满自民党,果敢的退党,但是,这种又怕又要模样,还否认国阵老大纳吉指你欲入民政。在你心目中到底谁是老大?纳吉还是慕沙?

唉,你这种任人摆布的性格,未来恐怕摆脱不了被人摆布的奴才命,最终你只会两面不讨好,别忘了,是人民选你出来,不是州首长,你需要对民负责,不是慕沙。

7 comments:

正掌心 said...

说得好,是人民选他,不是慕沙!要对人民负责,不是慕沙!这样的个性,不走也不能带来什么建树。

Botak said...

抱着公仔哭?阉了自己好些。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它也算是人民选出来的?什么国的人民?大马人民还是那些菲虫印番。

· 康华 · said...

起鸡皮疙瘩。

Yuk said...

你好,我是公正报的懿颦,请问如果我们有需要,可以在公正报转帖你的文章吗?如果可以,可否直接用你的真名?谢谢。

northborneo said...

郑兄:问题是当官久了,就以为自己才是老板。

Botak兄:阉了还要示众。

大佬:伪身份证、不合法途径取大马卡等,至今都查不出或不查,还不是为了保政权。

康华兄:想到都geli.

懿颦: 没问题,欢迎。

老亞庇(溫順強) said...

依老夫淺見,阿彭是個人決定退黨與否,沙巴人民也不多關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