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04, 2010

做贼喊贼?

沙巴最近发生一个很怪的现象...简单的比喻就是:被指盗钱者要求调查,但是,指责者却不愿调查,只会一味的说:“是你”。

一般新政府上台,都乐于翻前政府的臭底,但是,在沙巴却整个情况倒转,前政府要求新政府调查,但是,新政府除了一味指责之外,却不愿调查。

州国阵特别是团结党一直指责杨德利需为沙巴信托基金单位暴跌负责,指他涉及舞弊等。

好了,如今杨德利要州国阵政府发表白皮书,挑战州国阵领袖向反贪委会报案,但是,却一一被州国阵政府以各种籍口拒绝。

例如周二,杨德利的忠心支持者刘德泉在州议会提呈动议要政府针对沙信托基金单位事发白皮书,却遭到州国阵极力反对。

州政府发白皮书,让全民了解整个交易的来龙去脉,不是最妥当的事吗?但是,为何州国阵政府不愿意这么做?难道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曾坐沙进步党第二把交椅的陈树杰(因舍不得官职,现为民政党委任副主席之一)指沙进步党要白皮书是杨德利谋求政治开脱责任...。这是否意味着还有更多高官涉及其中?还有更多人民不知道和不可在太阳底下摊开来的事?

我承认我愚昧,我蠢,看不透,想不通;州国阵到底在隐瞒些什么?怎么给我做贼喊贼的感觉?

5 comments:

正掌心 said...

像无赖多一些!

卖博士 字:孔明 said...

要讲贼,谁比污统多?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谁给个胆让杨德利涉及舞弊?

northborneo said...

郑兄:当天在州议会里,就看着眼一班无赖在耍嘴皮。

卖博士:都说是污桶了,还有谁能比它污呢?

大佬:搞不好,全是污桶的把戏,只是拿个人来当替死鬼。

northborneo said...

忘了一点: 州议会里,整班爱耍嘴皮的污桶议员,个个坐在席上噤若寒蝉,不出声。仅看着与杨德利有"仇"者(例如:团结党于墨斋、何伯)和无法放弃官位的陈树杰在殿上表演。